澳门太阳集团2007网址

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朝阳记事>传统生产生活用具

传统生产生活用具

发布时间:2019-07-24    阅读:134

 

传统生产生活用具

古道西风

    随着社会的发展科技的进步,人们的生产生活工具也在不断地更新换代,尤其是农村,很多祖先留下来比较原始的东西,已经在人们的视野中消失或者是正在缓慢消失,作为现代人,有必要把这些记忆中的东西记录下来,让后代人通过对比,了解当地农村生活的变化发展过程,也从中看到过去的农村人在生产力水平还比较底下的情况下,是怎样充分利用了现有的资源就地取材,怎样发挥了聪明才智,为生存殚精竭虑,才使后代人循着他们的步伐,一步步走到现在。

    一、耕种类

    人类从学会刀耕火种到学会使用犁杖,无疑是一大进步,但这种进步有时候延用很长时间,据目前已经80岁以上的农村老年人讲,从他们的父辈起,到改革开放差不多100年的时间里,变化基本不大,如:

    犁杖。专门做犁地用,如挑垄、合垄。由犁杖辕子、犁杖梢子、犁杖把手、犁杖摸子、犁底、犁划子等部件组成。犁杖划子是铸铁做的,顶部的尖用秃了以后有专业人员可以接上新尖。在冶铁技术还不发达铁产量很少的年代,是一种非常实用的节铁方法。根据用途的不同,分大中小三个型号。最大的用于高杆作物如高粱玉米等挑宽垄,中等的用于种低杆作物如芝麻黍子等挑窄垄,小的用于种棉花等精细作物在垄台上开垄沟。

    点葫芦头,播种专用。一个干葫芦,在小头切下去一块,插进一个用四块薄木板做成的方形筒,俗称葫芦条子,在筒的另一端有一个小口,口上绑几根细细的树棍根据种子的大小调整空隙,在葫芦里装上种子,播种的时候用点葫芦棍有节奏地敲打点葫芦条子,种子就会有顺序均匀地掉在垄沟里。

簸梭。一块对拤粗长一尺半左右质地坚硬的方木,底下绑上一根手指粗弯成弓样的柳木条,在前边用人拉,使土盖上洒在垄沟里的种子。

    滚子。一种是鸡蛋滚子,类似于鸡蛋,主要用于大田播种后把翻松的浮土压实,一可以保墒,二可以让种子和底下的湿土贴近,便于种子的发育生长。多是人拉,也有驴拉。另一种是石混子,圆柱形,形体较大,用于把地里粗糙的土坷垃压碎。还有一种叫两头忙,中间粗两头细,主要用于整理比较精细作物的土地,把垄沟垄台的土都压得细密。还有一种木滚子,用于种在台上的植物如烟叶地瓜等的整地,作用是把垄压出一个平面来。

    锄。分手锄、耪锄、耘锄。手锄长不过盈尺,主要在间苗时用来挖拔不出来的苗根和草根;耪锄有约两米长的锄杠站着耪地时用;耘锄是庄稼长到中期放垄和除草时用,一般是三个很小的犁铧子,装在犁杖上,分三角形排列,由毛驴拉着作业,1985年前后,朝阳南部有人发明了一种用自行车轱辘改装的,可以人推着作业,轻便而实用,现在还很多见。

棉花挠子。粗铁丝制作,五齿,类似筢子,长尺余,主要用于给出头晚的棉花苗扒去表面浮土。

    筢子。铁筢子是铸铁的,一般是九齿,宽八寸左右,铁筢子头后安一木把。主要用于平整园田,打池子、搂池梗或者是用于晾晒粪便和垫猪圈羊圈的土。柴筢子是专门用来搂柴火的,分竹筢子和铁丝筢子两种。竹筢子是用手指宽的竹片编的,头和把分离,可以随时根据需要拆卸,货源在南方,供销社有卖。铁丝筢子是家做的,尺寸可根据需要由制作者自己确定。一根锄把粗的木杆,一块锄把粗或方或圆的木块,一团八号铁线,凿上卯,锥上眼儿,组合起来就可以使用了。可以是十齿,也可以是十二齿或十四齿,是竹筢子的换代产品。

    还有一种叫扁担筢子,齿子最多可以是二十个,筢子杆是一根扁担,在空旷的荒地上随便拖着跑,等筢子上柴草满了再一点点择下来,然后用扁担挑着回家。虽然是效率高,但缺点一是太大,小孩子不能用,二是不能在狭窄的地方用。

拔棉花柴夹子和钩子。2000年前,棉花是朝阳人的主要经济作为之一。棉花柴是优质燃料。拔的时候朝阳县南北有区别,北部大凌河川用钩子,一根手指粗的铁棍,上头安一个把,下边弯成一个钩子,将钩子捶扁,再打出一溜细小的牙,可以勒进柴棵里,靠手臂的力量拔;东南部的小凌河川大多用夹子,是一个胳膊粗细的木棍,在中间劈开,前边用牛筋或者铁线绑紧,拔的时候夹住棉花柴,一头在地上,一头在手里,靠杠杆原理拔。前者费力但是速度快,后者省力但是速度慢。

    二、提水工具

    辘轳架。从井内往地上提水设施。井架,三根人腿粗约一米长的木头,一根在一头凿有窟窿用于插进辘轳杆,也有不凿窟窿捆绑的。另外两根交叉埋在井口旁。辘轳杆一头固定在单杆上,一头架在交叉的木杆上。辘轳杆的一头正对井口的位置安辘轳头。辘轳头是一个水桶粗的圆木或者是用木条做成的圆筒形,安有铁制的辘轳把。辘轳上装有井绳,井绳下端有一回形铁钩,铁钩上挂木制或柳条编水斗子,摇动辘轳,就可以把水提到地上。

    水车。不同于南方的水车,是辘轳架的升级产品。一根碗口粗细的铁筒伸进水里,筒里有一铁链,铁链上每隔一尺左右栓有和铁筒粗细一致的橡胶片,井上有一套齿轮装置,推动齿轮装置,带动铁链子上升,靠密封在铁筒里的橡胶片把水源源不断带上来。

    压水井。是辘轳的换代产品,主要部件有:井筒【约四寸左右粗铁管】、井口【井筒上端的出水口】,井管【一根细铁筒插入地下水面以下】,井把【固定在井筒一边,后端用于压水,前端用于连接井头】,井头【一根小拇指粗约八寸长左右铁棍,上端连接井把,下端带两片略细于井筒的圆形厚铁片,中间加一块橡胶垫,起到活塞作用】,压动井把,利用真空原理把水吸上地面。

    水桶。薄铁制品,一般是两个一对配套。在井水浅的地方,直接用水扁担勾着到井里、河里、水潭等里面取水,水井深的地方用辘轳打水上来倒进桶里,提上来之后挑回家倒入水缸里。分大中小三个型号。

    三、采收类

    镰刀。分柴镰和割镰。柴镰比较厚实,把也比较短,适宜在山上割荆条等木质类的东西,现在基本绝迹;割镰相对比较薄,把稍微长一些,适宜收割粮谷类农作物。现在仍有使用。不同的是,过去只能买到镰刀头,要使用人自己去找合适的粗柳条做镰刀把,使用的时候经常掉头,目前农资商店卖的都是一体的成品,镰刀头也是机制的,比小烘炉锻打的轻便而精致。

掐刀子。铁匠铺出品,长宽约二寸,一面有刃,用手抓的一面用碎布缠绕,用于割掉高粱谷子的穗子,分两种型号,割谷子的刀刃部分稍长些,可以一次割掉数个谷穗,割高粱的稍短,一次只能割一个穗。

    韭菜刀子。类似镰刀,一尺长的把,专门割韭菜用,也可做挖野菜用。

    拘绳。约三米长,拇指粗细。一头栓有拘角【手指粗树杈做成,作用类似于大车上的滑车子】是农村用途最广的一种绳子,可以将勒紧后的绳子固定在拘角上。捆庄稼捆柴火捆菜等都用得到,是农家每家必须具备的。

跺架子。驴驮庄稼要用跺架子,木制,人字形略带椭圆,放在驴背上,根据驴的大小,有大小型号。

    四、打场常用具

    碌碡。石制品,与滚子的不同之处是一头粗一头细,便于驴马拉着在场院里转圈儿。

    三股叉二股叉。三股叉,分木制和铁制两种,木制的是用榆树或柳树杈制作,铁制分薄铁片砸制和铸铁制作两种,主要用于打场时翻动场院里庄稼穗子;二股叉,铸造,两叉之间距离不大,主要用于装卸高粱头、芝麻、豆子一类的等一些轻便而且不方便用手直接搬动的农作物。

    搂筢。木制,与铁筢子有相似之处,但整个筢子都是木头做成,主要用于把碌碡压完的高粱穗谷穗里的挠子搂出来。

木锨。一块长一尺半左右宽八寸左右的薄木板,安有木把,主要作用一是扬场用,把刚刚打完的粮食扬起来,利用风的力量,使成熟的籽粒和糠秕分离。二是用于聚拢摊在场院里的粮食。

    推筢。一种是一块比木锨稍大也稍厚一些的木板,中间安一木把,可以站立使用;一种是在两侧安两个把,人猫着腰使用,专门用于聚拢场院里粮食。

    扇车。木制,高约一米五左右,长约两米多,宽半米左右,规格不一。一头有可以用手摇动的风扇,中间是一个坡状漏斗,另一头是出风口,可以使混杂的粮糠通过风的作用实行分离,同扬场是一个道理,只是工作方式不同。

    麻袋。因制作原料是麻,所以称麻袋,主要是装粮食用,长宽比约三比二,大麻袋约装100公斤,小麻袋约装50公斤,有最小的相当于小麻袋的三分之一,是过去有钱的人家装大洋之类的东西,农村很少见。

    口袋。筒形,粗线织成粗布缝制而成,长一米五左右,直径一尺左右,约水桶粗,容积比麻袋略小。

    面袋。细布缝制,可以装25公斤米面。现仍在沿用,只是制作材料变成人造纤维了。

    还有一种叫驮口袋,放在驴身上专门送粪用,两头都是口,哪头方便就在哪头解开。也有一头开口的,但不开口的一头也要扎起来,达到两头平衡的目的。

    五、盛装类

    囤。主要用于装粮食和糠类,分茓子和囤底。

    囤底,为防止储存物返潮、老鼠偷吃铺设,有砖铺的,有水泥浇筑的,也有的是一口大锅。

    【也有的地方叫摺子】。是用秫秸的硬皮编织而成的约长3米—5米不等,宽0.5米左右,类似于炕席的长方型帘子,可以随着地形随意圈成大小不一的圈子,然后根据粮食的多少螺旋式地逐渐增高,最大的茓子可以装上千斤粮食。

    玉米楼子。也叫玉米笼子。是用木杆搭的架子,下面悬空,上边有防雨雪层,中间摆放没有脱粒的玉米棒,既通风还不怕雨雪淋湿。

    笸箩。用柳条做经,棉线或牛筋做纬编织而成,沿口处用薄木板封住,然后用皮弦缝紧。根据原材料和用途可分为大中小几个类型,款式也有圆有方,最大的直径可达到2米左右,一般做晾晒少量的豆类地瓜干等,也有做临时储存粮食用,中等的多是储存干粮,如年糕豆包等,放在阴凉处上边盖一布帘;小的大多是扒了皮的白柳条或者是秫秸上稍做的,类似于现代饭店的大盘子,用于盛放大饼子青菜等食物,吃饭的时候端上来;最小的是钱笸箩和旱烟笸箩,直径不过半尺,有的由于做工粗糙有缝隙,烟笸箩里还要垫上一层纸。还有一种是纸笸箩,也叫纸盆。是将碎纸用水泡成絮状,然后和榆皮渣子【榆树皮的内皮晾干后放在碾子上轧,轧出的面叫榆皮面,做食品粘合剂,剩下的絮状物叫榆皮渣子】混合在一起,捏成盆状,晾干后在外边糊上一层牛皮纸,可以根据大小盛针线、旱烟、干果等。

    簸箕。原材料与做法与笸箩基本相同,只是形状不同,三面有立沿儿一面敞开,敞开的一面前边镶一薄木板,类似于现在的搓子,根据用处的不同,分大簸箕、小簸箕。一是用来簸出粮食里的余糠和一些比较轻的杂质,二是通过左右摇晃,滤出粮食里的石子和沙子。还有粪簸箕,专门用于种地的时候滤粪,由于农家肥都比较沉,又要一只手拿粪耙子,一只手操作,所以要在粪簸箕上边安一个十字型手把粗的木梁,便于拎起来,也便于把粪扬出去。

    筛子。早期的大多是竹篾编织而成,以后逐渐被铁丝筛子代替。也分大中小,大的叫抬筛,方形,有四个把,需要两个人抬着,一般是在场院里用,把脱完粒的玉米棒、高粱挠子、谷挠子筛出去;中等的直径约在二尺左右,圆形,用于筛出粮食里的秕子沙子或者是用于给不小心混在一起的高粱和芝麻分类;最小的叫米筛,用于筛除即将下锅的粮食里的杂质和虫屎一类的东西。平时也可以用来晾晒一些农作物果实,赶上阴天下雨,便于快速端走,免于收集的麻烦。

    筐。基本都是圆形,种类很多,多是荆条编成,也有少量是榆树枝条柳树枝条编成,可分为挑筐、抬筐、花筐、挎筐、土篮等。

    挑筐是一个脸盆大小的篮子,四周插上四根一米五左右的棉槐条,在上边两个一组用细绳或细铁丝扎紧,底下可以装粪土之类的东西,上边可以装柴草,基本上都是配对用,中间用扁担一挑就可以挑走,也有的冬天上山搂柴火只用一只,装满柴草后,用筢子杆背着回家。抬筐。抬筐的直径一般在二尺左右,因为很少有长的荆条,多是用榆树条子和荆条混编,在筐的底部十字插花绑一根拇指粗的绳子,拢上来,由两个人用扁担抬。改革开放前农村给地里送粪,远的地方用车拉,陡的地方用驴驮,近的地方基本都是用人抬,当时每个生产队都有十几二十几个抬筐,由壮年男劳力往地里抬粪。挎筐。挎筐属于日常生活用品,直径大约一尺左右,在筐沿儿上编出一个梁儿,可以挎着,主要用于人们去地里拔菜或者是挖野菜用以及上集赶店用,也有的家庭妇女出门就挎上,类似于现在女人的挎包,使用频率比较高。粪筐。虽然不属于粮谷类盛具,但是在化肥没有出现之前,却是为庄稼积累肥料最原始的工具之一。是小簸箕上边带有十字梁儿的筐,三面有沿儿,前边开口,然后绑上一个U字型的拇指粗细木棍,可以挎在身上,和粪叉子配套,用于在野外拣拾粪便,积累农家肥。

    如今,筐类虽然在农村的一些偏远地方还有使用,但是,塑料制品出现之后,由于价廉物美,编筐窝篓作为过去上千年以来农家子弟必备的技能,已经很快出现了失传的趋势。好在,花篮在一些婚庆场合的出现,使得这一传统技术又得到了复苏。但花篮与农用筐相比,只具备欣赏价值,不具备使用价值,而且使用寿命太短促。

    六、瓷器类

    主要有掸瓶茶镡和帽桶,都是一对儿为一组。

    掸瓶。一般都是放在柜子上的,圆形,中间肚大,上下略小,瓶口呈开放状。规格有大小,最大的叫落地瓶,可达到1.5米高,属于纯装饰用的,普通的有高一米左右,根据制作方法称作300件的,里面插一个鸡毛掸子。还有高约60厘米左右的,称作150件,里边插一个小的鸡毛掸子,还有最小的高不足一尺,只能做花瓶。掸瓶上多有三国人物、二十四孝、渔樵耕读图等彩绘,成为孩子们最早的启蒙读物。

    茶镡。虽然也分大小,但是最大的也不足半米,类似于两头被削平了鸭蛋,口很小,成年人的手勉强可以伸进去,有彩绘的不多见,因为做工比较精细,上边的盖是带沿口的而且盖上有一个立着的小揪揪便于开合;更多的是带蓝色的双喜字和单喜字,盖子像一个倒扣的盘子,开合不是很方便。顾名思义应该是盛装茶叶的坛子,但是,改革开放前,很少有人家喝茶,只能是装一些杂物而已;还有一种叫腐乳坛子或者叫臭豆腐坛子,有陶制也有瓷制,因用途不同所以写法也不相同 。帽筒是一对高一尺左右碗口粗细上下一边粗有底敞口的圆筒。里边可以盛些针头线脑等杂物,上边可以扣帽子,故称帽筒。帽筒的做工大多很精细,上边都绘有二龙戏珠、天女散花、鸳鸯戏水、狮子滚绣球等图案。

    皂盒。一般是姑娘出嫁时的陪嫁,与现代的皂盒相比,做工也复杂很多,大多上边有凸起的鸳鸯戏水或者喜字图案,属于瓷器里比较难做的工艺品。

    罐。最多的是糖罐和盐罐,两头细中间略粗,上边是有沿口的盖子,能装二斤左右的糖和盐。另有一种拔罐,只在拳头大小,有瓷的也有陶的,用于给病人治疗风寒感冒风湿之类的病。

    磁枕。陶瓷烧制的枕头,属于高档家居用品,据传有明目镇静辟邪镇宅作用,但价格不菲,只官宦人家有。

    七、量具类

    在称没有普及之前,主要是升和斗。

    升。以朝阳地区为例,木板制作,由四块梯形薄木板和一个方形升底组合而成,底小口大,一般是以小米或者黄豆为标准,五斤为一升;

    斗。容量比升大十倍,一斗为五十斤,形状和升类似。但因为体积增大,制作木板要比升的厚一些,而且在上口的中间还要加一道木梁,便于提拿;

    称。1949年前,用的都是十六两一斤的称【沿用秦始皇时十三省加福禄寿的规矩】分大称、也叫抬秤,可以称50300斤;小称、应该是生活中用得最多的称,可以称一两到20斤。

    戥子。戥子是药店中医的专用称,可以称一钱【一两的十分之一】到一斤。它们之间的区别是,大称没有秤盘,只有秤钩子,而且需要配扁担或者是粗木杠,而小称和戥子有秤盘。到1949年后,因为要和国际接轨,16两变成了10两,因为铜的昂贵铁的廉价,铜秤盘也变成了铁的,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精确实用的电子称已经逐渐代替了称,并且能自动计算价格。如今除了在药店,集市上和商店里已经基本见不到老式的杆称了。

   提漏。量器,竹制,竹筒做成水杯样,一边留有把手。后来大多换成薄铁制,供销社卖酱油醋、酒等液体物,都是用提漏卖,有一两的、二两的、半斤的、一斤的数种。

    八、日用类

     帽盒。圆形,用薄木片做成,高一尺左右,直径也是一尺左右,有盖儿,有的刷一层黑漆,写上喜字,有的糊一层黑底上边画有简单图案的纸,夏天将毡帽之类的东西放在里面,再放上樟脑丸,防止虫蛀。

匣子。也是薄木片做成的方形木盒,长一尺左右,宽高四寸左右,旧时新媳妇回娘家归来要给婆婆公公带点心,都是用匣子盛装。此后便用作盛一些小物件了。

    柜戳。也是论对儿摆放的,也有称横镜。是一对木头做成的框子,里头镶上镜片,放在柜子上。

    立镜。是一对长约一米宽约八十厘米左右的木框子里镶上玻璃镜子,可以挂在墙上,两边还要有一副对联,写上“一勤天下无难事,百忍堂中有泰和”“忠厚传家久,诗书继世长”等警句,对主人进行励志和为人处事等方面的教育。

    春凳。也有叫椿凳,据说是椿木制作的最好,有传说椿树为树中之王,椿凳可以辟邪。但朝阳地区椿木不多,春凳多是杨柳木制作。与凳子等高,宽约一尺二,长没有具体尺寸,但都在两米以内,放在屋内靠墙一面,作用与现代沙发类似,春夏秋三季也可以挪到屋外坐在上面或晒太阳或乘凉。

    火盆。用于冬天屋里取暖,在盆内放燃烧到一定程度烟已经不多的木柴或者是秫秸,余热给屋内空气加温。最早是泥做的,以后进化成陶制,再以后进化到铸铁制。文革末期逐渐绝迹。

    酒壶。主要分铜制、锡制和陶瓷制,也有玻璃制,但很少见。丫葫芦状,上口呈漏斗形,大壶盛白酒三两三,小壶盛一两。用于喝酒前放在热水里烫酒。

    烟袋。旱烟袋,分木制烟袋杆,铜铁制烟袋锅,质量不同的【玉石、玛瑙、铜、铁】烟袋嘴。以后发展到烟斗,分木制、塑料制多种,随着香烟的普及,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烟口袋。专门用来装旱烟的口袋,小孩胳膊粗细,长半尺左右,和烟袋、火柴组成抽烟三大件。

    水烟袋。多为铜制,少有银制作。器型较大,筒型,由累管、吸管、水斗等部件组成,吸烟的时候烟从水里过滤后才到嘴里,能够有效减少尼古丁含量。因为器型大拿着不方便,多为地主老财等不事农桑者或官宦人家用,吸起来“咕咕”地响,很有气派。据传慈禧太后吸水烟,官宦人家也纷纷效仿的。

    烟斗。是旱烟袋和水烟袋的简化,比旱烟袋装烟多,比水烟袋轻便,可以把烟斗攥在手里。到上世纪九十年代,随着香烟的普及,烟斗已经很少见了。

    大烟枪。从材料上分,多为铜制,也有象牙、金银制或镶嵌珠宝的;从形状上分,有直筒的有弯筒的,同烟灯、烟签子配套,1949年后政府禁烟,绝大部分被政府收缴,民间已不多见。

  扫帚。主要用途,一是扫院子街道,二是秋天打场用。分竹扫帚和草扫帚两种。竹扫帚是用竹子的枝条捆绑而成,草扫帚是用一种学名叫地葵俗称扫帚子的植物做成,果实叫地肤子,是一味治疗风疹湿疹及尿路感染的中药。成熟后可以长到两米左右,摔掉可以做药材的果实,径干稍加捆绑,就可以当做扫帚使了,缺点是比竹扫帚缺乏柔韧性,易损坏。

    扁担。分抬扁担、挑扁担和水扁担。

    抬扁担比较长而且宽,用于两个人抬东西,可以负重100公斤以上;挑扁担长2米以下,两头各锥有一个细眼,插烟头大一根竹节,称扁担zhai【仄声,读债】子,防止挑的东西滑落,也有的锥有四个眼,插四个扁担zhai子,防止挑的东西前后滑动;水扁担又比挑扁担略短,两头栓有水桶钩子,用以挂水桶。一般以桑木做的最好,因桑木柔软而且有韧性,上下颤动可以缓解压力。

    绳锚。绳锚和船用锚一样形状,只是比船锚小很多,一头栓绳,主要是利用四面都有钩的特点,用于捞掉在水井里的水桶等物件。

    二齿子三齿子。熟铁锻造,安木把,主要用于和泥、脱坯等泥水活。

    炕席。用秫秸皮编织而成,现在仍常见。

    油伞。产于南方,竹子做伞股伞把,糊以刷了桐油的布。现在北方基本绝迹。

    竹帘子。细竹条做成的用以防蚊蝇的门帘,四围用布条镶边,七十年代就被珠帘和纱帘取代。

    蓑衣。一种水草编织成的防雨用具,防雨效果并不很理想。现已被塑料雨衣代替。

    雨帽。秫秸皮编织而成,圆蘑菇形,直径约一尺半左右,里边有一个圈,可以套在脑袋上。现边远农村仍可见到。

    针线笸箩。有秫秸皮和树枝编织的两种,妇女做针线活时候盛针头线脑类东西。

    顶针。一个类似于戒指的铁或者铜环,上边全是细小的浅眼,戴在手指上,用于做比较难扎的针线活的时候将针顶进去。

    花撑子。绣花专用。木制,一寸宽的四块木条组成的四方形,一大一小套在一起,用于把绣布绷紧,缺点是两块撑子之间的缝隙有松有紧,需要塞进填充物固定。后来又有竹制的花绷子,是两个圆圈里外套紧,外边的一个可以用螺丝做松紧调整,取代了木制的花撑子。

    锥子。主要是纳鞋底用,扎完眼,才能用针把麻线引过去,分锥茬子、锥把儿、锥箍。

    缠线板。旧时农村用的线都是自己纺的棉线,为使用方便,讲究的人家便请木匠做一个中间细两头宽一扎长的一个薄木板,把线缠在上面。一般人家就用鸡棒骨,也有的用一根秫秸。

     鞋样夹子。用于存放剪好的鞋样子。用劈得很细的秫秸篾编成,A4纸大小两张,一面用细绳缝好,另一面钉一个或者两个算盘疙瘩系住,类似现在的公文包。

    算盘疙瘩。旧时扣子价格贵,衣服上多用算盘疙瘩做扣子。将一根线绳编成一个堆形,钉在衣服一面,另一面钉扣抿儿。相当于现在的扣子和扣眼。目前唐装上也有使用。

    补袜子板。旧时的袜子都是补了又补的,在补袜子的时候要有一个东西把袜子撑起来,其实补袜子板就是一个粗糙的脚模型。

    线拐子。打羊毛线用。一块长约七八寸约玉米秸粗细的牛骨头,中间锥一个眼儿,穿进一根约六寸长的粗铁线,下边折一个拐角或者是一个小圈儿,防止牛骨头滑落,上边弯一个钩子,靠手拨动牛骨头就可以打线了。

烙铁。铁制,长约二寸左右,厚半寸左右的一个三角形铁块,后边有一个把,放在火内烧热,用于熨衣服。现已经被电烙铁取代。

    蜡台。旧时农家多买不起蜡烛,逢重大节日时候才奢侈一回,所以,点蜡烛有蜡台就显得庄重严肃。是一块小碗口粗高约四寸左右的一个平顶圆锥形木头,中间安一铁钉,用于插蜡烛。

    蝇甩子。将一缕长马尾毛绑在一根手指粗一尺左右长的木棍上,夏天用来驱赶蚊虫。生活中已不多见,传统戏剧里仍可见,多为太监道具。

    剃刀。与现在理发用剃刀相似,在推子没被广泛使用之前,是剃光头的主要工具。

    手戳。按手印的过渡物。方圆不等,粗细不等,材料为玻璃石头木头居多,上面刻使用者名字,蘸印泥后按在需要按手印的地方代替手印。随着文化知识和刻字技术的普及,凭手戳已经不能确认身份的真伪,已被签字代替。目前,仍有书画家在使用,已列入艺术的范畴,统称为印章。

    箱子柜饰件子。铜片铁片制,钉在箱子柜的开口处,有锁扣,一为美观,二为可以上锁防盗。

    火石火镰。一种取火用具,火石是各类质地坚硬不易破碎的石头,火镰为熟铁锻造形状似镰刀的一种用具。使用时用火镰敲击火石,冒出火星,引燃事先预备好的棉绒软纸之类的易燃物,然后送入灶膛。到六十年代就已经被火柴代替。

    八仙桌。木制。四方形,高不足一米,每边宽不足一米,四条腿。据说与传说中的“八仙”有关,故称八仙桌。主要用于祭祀时摆放供品,也有高贵人家用于待客吃饭或摆放水果点心,一般人家就是平时放一些杂物。和太师椅、凳子配套。

    太师椅。一种比较宽大的椅子,多成对摆放在八仙桌两侧,是大户人家一种很体面的家具。

    炕桌子。俗称炕八仙,长方形,四条腿,高六寸左右,在炕上盘腿吃饭时用,也有时候用于祭祀和杀猪。

    蒲团。圆形,厚一寸左右,直径一尺左右,类似于如今的垫子,多用于在灶前烧火坐。玉米皮做成,分两种,一种是拧花的,浑然一体,美观而且中空柔软;一种是拧条后盘起来的,结实但是缺乏柔韧性。

    抽子。薄铁制,一个圆筒,中有一抽子,筒上端有一个出水嘴,类似压水井,用于把大桶里的液体抽出来。

    豆油灯。在煤油灯没有传入中国之前,豆油灯被普遍使用。一个直径二寸左右的小碗,边上根据使用情况放一根粗于或细于香烟的棉线,在碗内倒入豆油或棉籽油,点燃棉线,灯光如豆。

    煤油灯。据资料记载,是国人叶澄衷在十九世纪从美国引入,当时称美孚灯,灯和煤油都是进口,以后,国人仿照美孚灯,做成了简易的煤油灯,拳头大小玻璃瓶盛煤油,瓶口有一薄铁做的盖子,盖子中间有一香烟粗细小筒用于穿棉线做的灯捻,虽然外观不如进口的灯美观,但效果一样,节约了很大成本。

     罩子灯。煤油灯的升级产品,下部是薄铁做的油盒,有一开关可以调整灯捻长短,上罩一丫葫芦形状玻璃灯罩。

马灯。罩子灯升级产品,出门照明用。类似灯笼,但是比灯笼实用。底部是薄铁做的油盒,中间是玻璃罩子罩住灯捻,上有出烟孔,再上边有提手,不怕风,俗称“气死风”。

    灯笼。和现在的广告灯笼差不多,只是形状和制作材料有区别。秫秸做骨架,扎制而成,有圆形筒也有四方形,上有孔,四围糊纸防风,中间放蜡烛,上端横着栓一短棍提着。多用于大年夜拜年时,风大易烧毁。后有铁丝拧成的,同样易损。已基本绝迹。

    炉子。分铁炉子和炕炉子。铁炉子大多是放在屋子中间,配有铁皮烟囱顺着窗户伸到门外;而炕炉子是搭在炕的一头或者是炕中间的,大多用土坯做膛,下边是炉箅子,上边有一个铁炉盖,炉盖有二圈的有三圈的。炉子都要配有火钩、火铲、插子、掏灰筢、撮子等工具。

    坯模子。搭炕要用土坯,脱坯要用坯模子,坯模子是四块木板做成的长方形,分大小,大的做炕面用薄一些,小的做炕洞用厚一些。还有一种专门用于做墙坯的坯模子,窄而且厚。

    泥抹子。分铁、木两种,铁泥抹子抹的比较有光亮,木泥抹子一般都是用来抹比较粗糙的沙墙。

    石夯。一块重二十五公斤左右的方或者圆石头,在中间凿一个擀面杖粗的眼,安上木把,可以一个人操作也可以两个人操作,靠石头下落的势能将湿土砸实,多用于打板着墙。

    碾子。石制,主要用于破碎了粮食,农村个别地方仍可见到。粉碎机碾米机都是由此演化而来。

    磨。石制,主要用于做豆腐摊煎饼磨糊,现在朝阳县南部仍常见,但已经也有了会被打浆机取代的趋势。

    舂。石制,一个带有凹槽的石盘,配有杵子,和蒜缸子只是比例不同,使用方法一样,主要用来砸掉粮食的糠皮和外壳。比碾子古老,现只在民俗博物馆可见。

     箩。薄木板做成一个直径尺余的圆圈,高二寸左右,底部镶一马尾或细铜铁丝织的有细孔的薄纱网,用来分离粗面细面和米糁,根据箩眼的大小,分细箩粗箩和小筛。

    篦子。竹制,过去农村人着【zhao】虱子,尤其是头上,因为客观的原因,长满了虮子【虱子的幼虫】,白花花地挂在头发上,必须用竹篾做的很细密的篦子才能把虮子勒【lei】下来。在2000年前后,虱子灭绝,篦子也失去了用武之地。

    笤帚。根据用途分扫地、扫炕、扫碾子三种。形状分竖用、横用两种。前两种最好的原料是一种叫“笤帚苗子”的去了颗粒的高粱穗子,比普通高粱穗子的耐用。把(读去声)比较长的扫地,比较短的扫炕。扫碾子大部分是一种叫黍子的作物去了颗粒的稍扎的,比较软,适宜扫面类等比较细小的东西。

    棒槌。硬木制,约长一尺余,一头有把,另一头呈长椭圆型,专门用来砸软浆洗过的衣物,与舂板石【从河里或山上捡回来的比较平整的石板】配套。李白的诗里有“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记载,可见棒槌在唐代就已经被广泛使用。但此后被熨斗给代替了。

    九、厨房锅灶类

    铁锅。铸造品,现农村大多数人家都有,安放在锅台上,用于做饭和烧水。不过使用频率越来越低了,已经出现了被逐渐淘汰的趋势。

    锅杈。一个柳木或者是杨木的树杈子,截下一节,放在锅的半腰,焖饭或者是熥饭把盆放在锅杈上,起到类似于现在锅篦子的作用。

    笊篱。最早是柳条编织,而后发展到铁丝编织,主要是捞干饭用,现在已经很少有人吃捞干饭,笊篱逐渐被漏勺取代了。

掏灰筢。巴掌大一块木板,上端安把,用于掏出灶膛里的灰。

    木勺子。旋制品,与现代勺子基本一样,但是粗笨,不好用且不好刷,现已绝迹。

    饸饹床子。在一块略长于锅,碗口粗的木头上开一个圆形窟窿,底下钉上一块比有烟头略细的小眼的铁片,上边是一个可以伸进圆形窟窿的圆形木柱,有把,利用杠杆原理,把和好的面压成长长的细条。解放后到文革末期,饸饹床子基本绝迹。改革开放后,作为一种传统小吃,饸饹越来越多地出现在饭店里集市上,饸饹床子也与时俱进,变成了木铁混合或者是铁制的,近期还有了不锈钢制自动冲压的和家用塑料制作手拧的。做出饸饹也不是《辞海》中记载的是一种用荞面做的面食,其实在朝阳,荞面少见,基本是用玉米面和高粱面掺杂少许的榆皮面或小麦面增加粘性,口感优于荞麦面,也比荞面易于消化。

    餎豆床子。是饸饹床子的简化,一块略长于锅,宽八寸左右的的木板,中间嵌入一块蜂窝状有眼儿的铁片,放在锅上,将和好的面在上面用力搓,就有细条状的面掉入开水锅里。搓出来的条儿比饸饹床子压出来的条儿要短,只有寸把长。

    漏子。一个薄铁做的筒形器具,下端有手指粗细的眼儿,将绿豆或者地瓜淀粉打成稀稀的芡,顺着粗眼儿漏下去,俗称“蝌蚪”,是一种农家常见的凉拌菜。

    平屉。由两块月牙形木块和两秫秸粗木条做成两头半圆的长方形,上边间隔一指宽左右铺木条或者竹条,格木上栓有两根细绳,方便拉放,放在锅半腰,用来蒸馒头、豆包、年糕等,也可以用来熥饭。自2000年左右,已经逐渐被铝屉和不锈钢屉所代替。

    蒜缸子。专门用来砸蒜。罐头瓶大小,缸形,有石制、木制、铸铁制、陶制多种,有的配有捣蒜的杵子。

    筷子笼。秫秸或柳树条编成,也有陶制的,圆形或椭圆形,直径二寸左右,深六七寸左右,现基本绝迹。

  鏊子。铸铁制作,三条短腿,摊煎饼用,和鏊子配套的叫煎饼筢子,现在街头常见。

  凉瓢。薄铁制作,直径约一尺二左右,高约四五寸,椭圆形,中间有一横梁。作用类似于水舀子,容量比水舀子大,是豆腐坊、粉坊专用工具。

  汆子。薄铁制品,圆筒形,直径一寸五左右,高一尺左右,口部沿上有一铁丝提手,专门用于在炉子里烧水。优点是快,缺点是烧开水后如果不及时拿出会浇灭炉火,拿出时不小心也会烫人。现已绝迹。

  快壶。底大,壶身约一寸高,用于快速烧水。

  水罐子。陶制,类似瓮,大小不一,上端有双耳,栓绳提着,旧时用于去地里干活提水,五十年代就逐渐被暖瓶取代。

  盖帘。取直而且长的秫秸稍,横竖分两层用麻线钉成,圆形。根据用途可分多种型号,最大的盖锅,称锅盖,略小一点的盖缸盖盆,再小一点的用于放置生熟食品,如大饼子、馒头、蒸饺子等,最小的是传统民俗里二月二小孩子挂在身上的龙尾部件里的小盖帘,瓶盖大小,用大蒜的蒜柱缝成,只能算是工艺品,没有使用价值。

    瓢。一个葫芦竖着在中间破开,就成了两个瓢,舀米舀面舀水都可以,文革前属家家必备的厨房用品,只是葫芦的质地比较糠,不小心就会坏,也只是用来沙【(读霎)米,利用米和沙子的比重不同,通过水让泥沙沉底,把米漂出来】已经逐渐被铁制和塑料制的水舀子代替,现只有极少数人家有,基本没有其他的用处了。

    炊帚。也是高粱穗子扎制,长一尺上下,擀面杖粗,主要用于刷锅。

    菜墩。一个整块的粗树墩,在上头锯出一个平面,和现在的工业化生产的菜墩比,笨重且不易挪动。

    风匣。也叫风箱。旧时农村居家必备厨房用品,用于给灶膛里吹风助燃。木制,外形是一个长约1.5米,宽约0.3米,高约一米的一个长方形匣子,匣内有一块和空间一样大小的木板立放,起到类似活塞的作用,四周绑上鸡毛,尽可能做到不漏气,连着一个拉杆伸到风匣一端,两端各有一个鸡蛋大小的出入风口,在里边各贴一块木板,俗称“舌头”朝前拉的时候,前边的舌头堵死开口,后边的封口进风,往后边送的时候,后边的封口封死,前边的封口进风,通过下端贴灶台一面中间的一个木嘴把风送进灶膛。上边有一个盖板叫风匣盖,可以在下边放置不同厚薄的垫物与锅台保持在一个平面,也可以在上边放锅碗瓢盆盘子等,增大锅台的使用面积。在1980年前后就逐渐被吹风机取代了,偏远农村没有电的地方还有使用。

    瓦盆。农家的必备厨房用具之一,因为瓦盆窑用柴草烧窑,温度不高,烧出来的瓦盆很不结实,使用时必须小心翼翼。文革后期就已经被塑料盆和金属盆取代了,现在市场上还有瓦盆窑做的花盆,因为已经改用煤炭加温,质量比瓦盆强多了,但也是低档品,应该很快也会被淘汰掉。

    铲子。不同于现在的铲子,约一扎长二寸宽,安有约二寸长木把,主要作用有二,一是铲贴在锅里的大饼子,糊锅的时候铲锅底,二是挖野菜。

    浅子。分秫秸编和柳条编两种,类似于船底状,一般是长二尺宽一尺左右,主要作用一是用来盛刚刚出锅的大饼子蒸饺子之类的食品,因为透气不容易沾底,能使食品保持刚出锅时候的口感和形状;二是用来盛洗过的菜沥水。

    缸。陶制品,分大中小多种型号。最大的叫皮缸,因为是皮匠用来泡皮子用的多,所以叫皮缸,高一米五左右,粗一米左右,其实在日常生活中人口多的人家腌酸菜腌咸菜也经常用;地排子缸,粗与皮缸一样,但是高都在一米以下,大多是做水缸,便于大人孩子都取水方便,挑水的时候也便于往里倒;二缸,高在一米二左右,粗在半米之内,适用于人口比较少的人家;小缸,小缸大多高一尺以下,直径大多在八寸以下,主要作用是腌制咸鸡蛋鸭蛋鹅蛋或者是腌制小咸菜。

    坛子。最大的坛子叫瓮,口小肚大,据资料记载和考古发现,古人有的用来盛粮食和酒。近代主要是酒坊用来盛酒用,每个可以盛半吨酒左右。在龙城区联合镇赵家沟村,文革期间修大寨田,就挖出来两个瓮,被一家村民当做了粮食囤,大约能盛三四百斤粮食。生活中的坛子一般都不大,都是口小肚大,其用途和小缸基本相似。最小的是腐乳、臭豆腐坛子,因为是敞口的,也叫罐,对拤粗,一扎高,属于产品包装。

     斧子。铁锻造,分斧头斧炳,一头有刃,可以砍木头树枝等,一头锤状,可以砸东西。

    夹锤。与斧子相似,只是有一头没有刃,稍弯曲,中间有一条缝,可以起钉子。

    树窜子。修理树专用,类似于鲁智深的禅杖,前边是一个铲子,旁边有一个钩子,安一个长长的把,一些比较细的树,不能上人,就在下边朝上铲,铲不掉的还可以钩下来,很实用。

    铡刀。用于把草和秸秆铡碎了喂牲口,分铡刀床子,木制,一块八寸见方长二尺余的榆木或者松木,俗称铡刀床子,中间开一个一指宽的口子,口子两边镶铁叶子,铁叶子隔一寸左右钉铡钉,在铡钉床子前端有一个横穿的手指粗眼,透过铡刀口,用一根铡钉,固定铡刀和铡刀床,铡刀是一把长一米左右宽五寸左右厚一指左右的大刀,一端安有把。使用的时候,一人续草,一人按刀,因为是巧妙地利用了杠杆原理,铡草算不上是很累的农活。

    打绳子车。一个木架子,横梁上有最多九个眼,每个眼里有一个铁制的摇把子,给麻线上劲,还有一个木制的类似圆锥形叫做“瓜”的分线器,可以根据需要把绳打成两股或者三股。虽然线麻和苘麻在我国已经有几千年的种植历史,但是,朝阳种植的时间并不是很长,最早人们很多时候是把秫秸劈开,刮去内瓤,把去了瓤的秫秸外皮用水浸泡柔软后,打成绳子,使用的时候要先用水浸泡以后才能用,使用寿命很短。

    纺车。据考古专家论证,汉代就已经出现了纺车的雏形,也就说,2000多年前,我们的祖先就开始使用这种把棉花纺成线的工具。一直到文革结束时,人们穿的衣服大多是家织布。纺线车子是家家必备之物。木制。分底座,一个凹形木框,底下横一根胳膊粗木条,在底座凹形的上方有两个眼,安上一个带着纺线齿子的木棍,俗称纺线轴子,轴的一段有纺线轴子把,纺线齿子由六块约二寸长二尺宽的薄木板组成,用比较结实的细绳子勒紧,组成一个圆形空心轮,摇动纺线轴子把,就可以带动锭杆子上的纺车葫芦转动,【类似于自行车的工作原理】放上秫秸裤,就可以把搓好的棉条纺成线了。

    织机。旧时可以把棉线织成土布的工具。最早的叫踞织机,这种足蹬式腰机没有机架,卷布轴的一端系于腰间,双足蹬住另一端的经轴并张紧织物,用分经棍将经纱按奇偶数分成两层,用提综杆提起经纱形成梭口,以骨针引纬,打纬刀打纬。后来发展到经线可以用脚操纵,纬线用手扔梭子的,再以后发展成用手拉动一个装置,梭子就可以来回窜的。到1966年前后,织机进化到在长宽高都约有1.5米的织机架子上,安有经纱上下分开的开口装置,把纬线引入梭口的引纬装置,把引入梭口的纬纱推向织口的打纬装置等,一个熟练的织布匠,一天可以织出一块大布(用旧制的16寸尺量,长2022尺,宽7.58寸)。文革后期逐渐消失,现民俗博物馆还可以见到。

    钱搭子。类似口袋,用粗线织成,比较厚实,两头留有比较短的穗子增加美感,也有的染上颜色。在一面的中间开口,搭在肩膀上,也可以放在驴背上。可以盛大洋、铜钱,也可以盛其他东西,主要用于赶集、走亲戚。有现代钱包和手提包兼用的性质。

    手闷子。类似于目前的棉手套,粗布缝制,内絮棉花,分两分【拇指一个套,其他四指一个套】、三分【拇指食指各有一个套,其他三指在一个套】。

    杀猪匠五大件  梃杖、钦条子、刮刀、砍刀、磨棍【或磨石】。

    铁匠炉五大件  朝天炉、 砧子、大锤、小锤、水槽。

    木匠的锛凿斧锯和墨斗、手工钻。

    石匠的凿子。有别于木匠的凿子,是约一尺长的一根钎子,前边有尖。

    另有石器,已在其他文章里介绍过,在此不做赘述。

    十、车

    独轮车。全部木制,主要部件分车厢、木轮、推把、支腿四部分。一般车厢长二尺左右,宽一尺五左右,高八寸左右,前有木轮,后有一左一右两个推手把,车厢的后端有两个略高于木轮的短支架,与车轮成三点关系,用以放平车厢。木轮直径大多是根据原材料的粗细而定,一般在五寸至一尺不等,做法是,截一块约四寸长的榆树原木,中间留一寸左右为轮,两边的削去多余部分,只留中心部位一寸左右为轴,安在车厢的前端。载重量大约在200斤左右,因为推的时候后端要靠人力抬起来,和前边的木轮共同承载重量,载重量过大力气小的就推不动了。由于木轮和木轮架的摩擦容易发热起火,所以在使用的时候要在木轴上浇水,但推起来也会发出“吱妞吱妞”的响声,后来有了黄油,代替了浇水,但是,也有了两轮车代替了独轮车。后来,也有人把独轮车的木轮换成了类似于自行车轮的新式轱辘,虽然推起来摩擦减少了也省力多了,但是,载重量并没有提高多少。也有的把独轮车的车轮做大,安在车的中间,可以省去不少的力气,也可以增加载重量,但是平衡不容易掌握,而且车轮也容易扭坏,到文化大革命结束,改革开放以后,这种车基本就很难见到了。两轮推车,两轮推车同独轮车比,它的优势在于,车的重心在中间,在使用的时候,只需人掌握好平衡向前推就可以了,省去了向上抬的力气,因此,在结构上,两轮车的车厢比独轮车加大了,载重量自然也就提高了很多。文革期间修大寨田时最为盛行。和人力车相比,畜力车把效率提高了许多,但是,牛车、驴车和马车又各有不同。牛车,最早的牛车叫花轱辘车,有一个牛拉的,也有两个三个牛拉的。整个车除了车闸基本都是木头做的,因为老牛拉车的速度缓慢,有的甚至连车闸都没有。两个车轮都是木头鞣制而成,轮上面间隔一寸左右铆上一个锻制的大帽铁钉,用以抵抗外部对车轮的碰撞和摩擦,而且车轮和车轴是连在一起的,转动的时候车轮车轴一起转。所以要不断地往车厢装车轴的空洞里抹油,才能保证使用起来轻快。后来又有了铸铁做的所谓轮毂,俗称铁网子,是用铸铁分六块浇筑出一个车轮大小的铁圈,用钉子钉在木轮上,可以很好地起到保护木轮的作用;而且车轴和车轮也是可以分开的,在木车轴安车轮的地方砸进铸铁做的手指粗三四寸长的铁条,增加耐磨强度,延长了花轱辘车的使用寿命。牛样子,牛拉车受力的部分在牛颈椎一块凸起的骨头上,所以在牛套前边栓一个人字形有缓弯的木制品,叫牛样子。马车,朝阳是在满洲国时候才有的马车,比牛车进化了许多,首先是车轱辘改成了胶皮轱辘,车轴换成了铁的,最早的时候车轴和车轮之间没有轴承,后来安有轴承,大大减少了摩擦,效率提高了数倍。另外,马车的配制也比牛车复杂了许多,不但有车铺板【在车厢中间可以随便拆卸】便于卸车,还根据需要装有车滑杠【车闸】、车立柱、插座【插鞭子用】等,另外,马套也复杂了许多,因为马拉车受力的地方是肩胛骨,所以就要有套包子【套在马脖子上,在肩胛骨和夹板之间起缓冲作用】、夹板、蹲鞧【防止马屁股碰上车箱板】、三花、搭腰【勒在马肚子上】等配件,让辕马在车辕子里既不能碰到车体受到伤害,又能在有限的空间里活动自如。另外,拉秸秆还要配备大绳、绞锥、绞棍、滑轮,拉土拉粪还要有车帘子,最早是秫秸编制,后改为榆树条子编制,再后来变成寸把宽薄木板用橡胶条连接,就比较耐用了。日常用的还有吊样子【起车梯子作用】、小链子、油壶等。驾辕的马叫辕马,前边的叫梢子马,距离车老板子较远,还要配备约三米长的大鞭【俗称抱鞭】和打辕马的小鞭。驴车,驴车基本上是马车的缩小版,不但车厢小,而且配件也比马车简化。轿车,属于旧时高档的出行工具,两轮,上边有棚可以遮风挡雨,前后有帘子,前边有驴拉,也有前后都有驴拉的。因为除了乘坐没有他用,只能是生活特别富裕的财主乡绅家才有。现实物在朝阳已经绝迹。

    和驴车马车配套的还有:

    箍嘴。为防止大牲口吃庄稼,封住它们嘴的工具叫箍嘴,分为榆条柳条编、木条编、皮编、铁丝编好多种,半圆形,上边栓细绳,戴在牲口嘴上,用细绳挂在耳朵后固定。

    嚼子。为防止驴、骡马等大牲口乱咬乱叫,把一根细铁棍或者是铁链勒在牲口嘴里的两排牙齿之间,让它们的上下牙齿不能直接接触。古代已有作战避免战马嘶鸣马衔枚的做法。

    粪兜子。主要是防止大牲口把粪便拉在城市马路上,做一个布兜子拴在牲口的肛门下起收集作用。

    串铃。数枚略大于鸡蛋黄的铜铃,等距离拴在一个皮圈上,出门时挂在马或驴脖子上,驴马走起来“哗啦哗啦”响,如同现在的汽车喇叭,有提醒路人让路的意思,也有炫耀身份的成分。

    以上列举,基本上都是就地取材,充分利用本地的树木资源、秸秆资源、野草资源,可以说从根到梢都得到了有效利用,如草根扎制的炊帚,草经编制的帘子等;再就是随地可见的土,如泥盆泥碗到陶盆陶碗陶笛陶哨等,这些东西虽然有的笨重有的粗糙有的丑陋,使用起来不如现代的器物方便,但是对环境没有半点污染,可以称之为绝对的绿色用具。随着时间的推移,社会的不断进步是必然的,虽然存在一些缺点,但是,极大地减少了人们的劳动强度,也提高了工作效率,使得很多农用器物在逐渐在消失,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与生产技术提高有关,如冶炼技术的提高增加了铁产量,铁制品取代了木制品,增加了坚固性;扇车因使用方便且随时可用,取代了无风不能扬场的木锨;桔槔被辘轳取代,而辘轳又被水车取代,水车被抽水机取代,提高了工作效率。二是与新的东西出现有关,天然气的出现,取代了炉灶的很多功能;塑料的出现,使杨柳枝、荆条枝变成了纯粹的燃料;轮子的普及,减少了扁担的使用量;柴油机的出现,使农村骡马驴大量减少。三是与电有关。电在农村的普及,使农村人的生活有了一个质的变化,电灯取代了煤油灯,米面加工厂替代了碾子和磨,电动工具集木匠的锛凿斧锯于一身;连理发匠的推子都是电动的了。四是与引进外来技术有关,折页取代了门轴,扣子取代了蒜盘疙瘩,沙发取代了凳子和椅子,纺织厂让纺车和织布匠下岗,机织布取代了家织布……。随着许多外来日用品走入寻常百姓家,其简便实用也让一些传统的老物件不得不退避三舍。估计在不久的将来,以上的这些老物件绝大部分可能只会在博物馆才能见到了。

 

                                                  (作者:朝阳县退休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