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集团2007网址

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宗教文化>从三燕高僧与辽西佛教的传播看

从三燕高僧与辽西佛教的传播看

发布时间:2019-07-08    阅读:82

 

从三燕高僧与辽西佛教的传播看

“一带一路”国家战略之推行与发展

 

    佛教起源于印度,东传至中国,与中国文化相融合,后来又通过中国传入到东亚其他国家。佛教传入中国及从中国传出,主要通过陆路和海路两方面,而在陆路传播的过程中,早期辽西地区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具有不可忽视的地位。

朝阳(古称营州)是最早的佛教文化传播地之一,自三燕开始,历经北魏、隋、唐、辽、金、清乃至当今,一以贯之从未间断,使佛教文化在当地得到了很好的传承与延续。

    时代不断在进步,社会不断在发展,在各国彼此依存、全球性挑战此起彼伏的今天,各国要对接彼此政策,在全球更大范围内整合经济要素和发展资源,才能形成合力,促进世界和平安宁和共同发展。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先生2013年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它的核心内容是促进基础设施建设和互联互通,对接各国政策和发展战略,深化务实合作,促进协调联动发展,实现共同繁荣。“一带一路”建设植根于历史,但面向未来。源自中国,但属于世界。在“一带一路”建设合作框架内,各方携手应对世界经济面临的挑战,开创发展机遇,谋求发展新动力,拓展发展新空间,实现优势互补、互利共赢,不断朝着人类命运共同体方向迈进。

    倡议提出后,得到了国际社会的积极响应和广泛支持。

    一、辽西佛教的传播与三燕高僧

    (一)辽西地区崇佛敬佛之风的兴起

    佛教流传至中国最早可以追溯到两汉时期,《魏略》称:“昔汉哀帝元寿元年,博士弟子景庐受大月氏王使伊存口授《浮屠经》曰:‘复立者其人也’。《浮屠》所载,与中国《老子经》相出入。盖以为老子西出关,过西域之天竺,教胡。”西汉末年,便有中原人接触佛教的一些经典。到了东汉,佛教开始传入中国。《后汉书·西域传》载:“世传明帝梦见金人,长大,顶有光明,以问群臣。或曰:‘西方有神名曰佛,其形长丈六尺而黄金色。’帝于是遣使天竺,问佛道法,遂于中国图画形象焉。楚王英始信其术,中国因此颇有奉其道者。” 此后,汉明帝便派遣使者去西域,并在首都洛阳建造白马寺。然而,两汉时期中国佛教一直处于萌芽状态,对于这一时期民众的生活信仰等方面并没有起到更大的影响。

    从十六国至隋唐时期,佛教逐渐兴盛。由于这一时期的北方长期处于战乱,人民流离失所,佛教理念逐渐被民众接受,成为膜拜和信仰的重要部份。各地佛造像及佛塔大量出现,凸显出人民渴望和平、安居乐业的愿望。隋唐时期佛教的兴盛更是有目共睹,尤其是唐代贞观十九年玄奘法师西行取经回到长安并翻译了大量的佛教经典,促进了佛教在我国的传播。值得注意的是,辽西地区也受当时崇佛敬佛风气的影响,从朝阳北塔、义县万佛堂石窟等历史遗迹及资料中,可以看出辽西是中国东北最早接受并传播佛教的地区之一。

    (二)三燕高僧与东北佛法之弘传

    1.关外取经第一人——昙无竭

    上述唐玄奘法师西天取经的故事,可谓家喻户晓,无人不知。但事实上,还有比唐僧更早的西天取经人,首先是法显,然后是北燕高僧昙无竭。昙无竭取经出发时间是西元420年,比唐僧取经整整早了207年。

    昙无竭最早出家在龙翔佛寺。有关其生平事迹,载于南朝梁国高僧慧皎编著的佛史名著《高僧传》卷三《释昙无竭传》。里面谈到昙无竭本姓李,幽州黄龙人,黄龙即现在的朝阳。他十多岁就出家到寺庙里当沙弥,严守戒律,修习苦行,念诵佛经,受到师父和众僧们的器重。他常感叹佛经残缺不全,又听说山西有僧人法显冒着生命危险,赴古印度取回真经,于是立下誓言,决心亲赴西天取经。

    其后在印度各地礼拜佛陀圣迹,寻访名师,学习梵文经典数年后,从南天竺搭乘商船,漂印度洋,过南海,一行人安全抵达广州。回国后,住于江南弘扬佛法,直至去世。死于何时何地史书未载,无从考证。他将在西天寻得的梵文《观世音授记经》译成汉文后,广泛流传于南北各地,后收录于《大藏经》中,为古今世人所传诵。同时,他又将在西天取经游历与见闻写成《历国传记》,欲传后世,可惜此书失传。

    昙无竭是我国东北地区前往西天取经的第一人,也是历史上关外去印度取经的唯一一位高僧。他为我国佛教文化发展和古代中印文化交流做出了伟大的贡献,永远值得后世称颂。

    2.高僧辈出   青史留名

    朝阳佛教历史源远流长,孕育了无数仁人志士,涌现出众多大德高僧。除昙无竭外,还有许多大德高僧,名垂青史,享誉海内外。据《高僧传》等资料所载,其中具代表性者约有8位:昙无成、僧诠、昙弘、昙顺、宝安、苏住克图、哈穆嘎巴雅斯古朗图、罗布桑却丹。

     要特别一提的是苏住克图。据清诺岷撰《佑顺寺碑记》记载,苏住克图早年“听法于西域达赖喇嘛师座下”,曾为北京白塔寺住持喇嘛,后来到朝廷讲经,“出入所在,宠礼优渥”,受到清廷很高的礼遇,康熙皇帝封他为“绰尔济喇嘛”。苏住克图即绰尔济喇嘛。因年迈并患有眼病,奏请于塞外静养,获得准许。他先是在土默特东部的台吉营子居住四五年之久,后又到北京向康熙皇帝奏请,拟于朝阳建立寺庙。康熙皇帝允其所请,命他选择建寺之地。他经过认真挑选,决定于三座塔即今朝阳双塔区境内建立寺庙。康熙三十七年(1698年)八月觐见康熙皇帝时获得皇帝批准,经过精心准备于康熙三十八年(1699)八月大兴土木,陆续修建了山门殿、天王殿、大雄宝殿、戏楼、关帝殿、钟鼓楼、藏经阁、宝座殿、武佛殿以及白塔、斋房等建筑,历时八年,于康熙四十六年(1707年)正月十一告竣。此庙便是现在朝阳佑顺寺。

    佑顺寺建成后,苏住克图便成为该寺第一任住持喇嘛。他“暮鼓晨钟,寒暑不辍。每逢圣诞之期及诸佛降辰,则统帅僧徒俗属,虔心祈祷,倍切当时”。他克服各种困难,创建了辽西较大的藏传佛教寺庙佑顺寺,为朝阳乃至辽西地区藏传佛教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3.古刹复兴   重振道场

    为振兴东北佛教事业,2006年初笔者与恩师永惺老和尚接受朝阳市宗教局及文化博物馆之邀,接管并使用朝阳佑顺寺,遂于佑顺寺西侧,购置地皮,增建5000平方米弘法大楼,分设卧佛殿、斋堂。两幢建筑,改建为佛学院(研修学苑)及师生寮房,总建筑面积一万平方米;全寺规模宏大,气宇一新。课室、电脑教室、图书馆、视听设备,一应俱全。

  尤其于2007年,创设“辽宁大学永惺佛学研究中心”后,得到辽宁大学领导的重视与支持;20106月初,辽大陆杰荣副校长率其团队,来佑顺寺与笔者达成共识,签定协议,佑顺寺佛学院定名为“辽宁大学永惺佛学研究中心研修学苑”,由辽宁大学、香港西方寺、辽宁省朝阳市政府三方合作创立;2010726日,隆重举行揭牌仪式,是全国第一所由国家教育部承认学历的佛教人才培养机构,隶属于辽宁大学,由辽宁大学进行业务指导和监督管理,从事佛学思想文化研究及相关活动。

    二、“一带一路”国家战略之推行与发展

    (一)“一带一路”建设国际共识的形成

    “一带一路”自习近平主席倡议提出以来,“朋友圈”不断扩大。目前,已有10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回应支援,4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与中国签署了相关合作协定。联合国大会、安理会、亚太经合组织的相关决议都纳入或体现了“一带一路”建设的内容。这充分说明,“一带一路”倡议已经形成了比较广泛的国际共识。共识来自两个方面,一是历史的启示,二是现实的需求。

    历史的启示。自汉代张骞出使西域开始,丝绸之路已有二千多年的历史。陆上和海上丝绸之路将中国与西亚、中亚、北非和地中海几个文明圈连在了一起。千百年来,无数个“张骞”、“玄奘”顶着狂风烈日,无数个“郑和”、“马可波罗”迎着惊涛骇浪,往来在丝绸之路上。有了这条路,有了这些仁人志士,才有了物资的交流、文化的传播和文明的互鉴,才有了世界文明和人类社会的快速发展。这是历史给我们的启示。

    现实的需求。20世纪50年代以来,科学技术的突破和生产力的提高,让世界经济得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经济全球化进程大大加速。但是,由于地缘政治、意识形态、资源竞争等诸多原因,全球化的进程不断受阻。小到贸易壁垒,大到两极对峙,“逆全球化”的因素与“全球化进程”如影随形、无时不在,严重影响了世界经济的发展。在这样的背景下,习近平主席提出了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倡议,正是对大时代的正面回应。

    “一带一路”倡议之所以能被世界接受,形成共识,不仅在于它的平等互惠,利己利他的原则,更在于它能够关照人类社会面临的重大和现实的问题,如贫富差距问题、经济增长乏力问题等等,可谓借历史经验,看世界风云,指未来方向。

    (二)“一带一路”建设实施效果有目共睹

    与古代的丝绸之路一样,今天的“一带一路”建设、经贸合作仍然是重点内容。据商务部2016年的资料显示,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直接投资达145亿美元,中国企业已在沿线20多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50多个经贸合作区,累计投资达185亿美元;一大批基础设施专项稳步推进,“中国製造”、“中国服务”深入人心。同样,“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技术、服务和资本也流向中国,为中国经济的发展注入了活力。

    应注意的是,习主席在提出“一带一路”倡议的同时,也提出了五个“相通”的概念:一是政策沟通不断深化,二是设施联通不断加强,三是贸易畅通不断提升,四是资金融通不断扩大,五是民心相通不断促进。而“五通”中最后一项就是“民心相通”。作为“一带一路”建设目标体系中的一项,“民心相通”既是建设目标的题中之意,也是“一带一路”建设成功的民意和社会基础。几年来,中国在推进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文化交流方面可谓用力不小。而参与国正努力开展智力丝绸之路、健康丝绸之路等建设,在科学、教育、文化、卫生、民间交往等各领域广泛开展合作。所谓“志合者,不以山海为远”。在“一带一路”倡议的推动下,一座座“民心相通”之桥正在沿线国家之间搭建起来。

    (三)坚持丝路精神 携手推进“一带一路”建设

    2017514日,习近平主席在北京出席“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开幕式,并发表题为《携手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主旨演讲,指出古丝绸之路打开了各国友好交往的新视窗,书写了人类发展进步的新篇章,积淀了以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为核心的丝路精神,这是人类文明的宝贵遗产。

    习主席表示:人类社会正处在一个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时代,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社会资讯化、文化多样化深入发展,和平发展的大势依然强劲,变革创新的步伐继续向前。因此,人们应坚持丝路精神,携手推动”一带一路”建设,行稳致远,将“一带一路”建成和平、繁荣、开放、创新、文明之路。

    习主席又特别指出,“一带一路”倡议顺应时代潮流,适应发展规律,符合各国人民利益,具有广阔前景。我们要乘势而上、顺势而为,推动”一带一路”建设行稳致远,迈向更加美好的明天:

      第一,将“一带一路”建成和平之路。第二,将“一带一路”建成繁荣之路。第三,将”一带一路”建成开放之路。第四,将“一带一路”建成创新之路。第五,将“一带一路”建成文明之路。

    习主席强调,中国发展正站在新的起点上。中国将深入贯彻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赢的发展理念,为“一带一路”注入强大动力,为世界发展带来新的机遇。中国愿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基础上,发展同所有“一带一路”建设参与国的友好合作,愿同世界各国分享发展经验,开创合作共赢新模式,建设和谐共存大家庭。“各方将坚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则,相互尊重、民主协商、共同决策。历史总是伴随着人们追求美好生活的脚步向前发展的”。

    习主席最后指出,“一带一路”建设是伟大的事业,需要伟大的实践。让我们一步一个脚印推进实施,一点一滴抓出成果,造福世界,造福人民。

    三、结语

    “一带一路”倡议提出近四年来,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回应,也取得了阶段性的丰硕成果。但是,与人类历史上任何一项伟大事业一样,必然会遇到不少的困难与挑战,其难度可能远比当年张骞出西域、郑和下西洋大得多。但是,正如习主席所提倡的“丝路精神”所强调:回首两千多年前,我们的先辈们正是迈着这样的脚步,靠着坚韧不拔的进取精神,开辟出联通亚欧大陆的丝绸之路。

    今天,我们必须以“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为核心,如此方能建成“和平、繁荣、开放、创新、文明之路”。

    朝阳虽地处偏远,但一直以来,都是连接中原与东北、东北亚与中亚地区的重要交通枢纽,是北方草原丝绸之路上的重要节点,是中原联系东北少数民族的中心地带和融合中心。无论是中原的农业文明,抑或是中亚地区的锡尔河流域文明,以及草原文明,都曾经以朝阳为中心,而得到了充分的融合与发展。朝阳由于地理优势的明显与多民族的共同开发,使其一度成为辽西地区乃至中国东北最重要的政治、经济、贸易、文化的中心,对中国东北乃至东北亚地区佛教的传播、社会的进步、民族的融合,以及经济的发展都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因此,时至今天,在世界文化潮流的呼唤与冲击下,朝阳这个具有丰富历史内涵的三燕古都,应积极发挥其优秀的人文精神,为配合国家推进“一路一带”战略,做出应有的贡献。

 

                     (作者: 香港佛教联合会执行副会长,香港菩提学会会长,香港西方寺、朝阳佑顺寺住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