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集团2007网址

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文史论坛>抓住朝阳历史文化研究的一些基本点

抓住朝阳历史文化研究的一些基本点

发布时间:2019-04-19    阅读:157

 

抓住朝阳历史文化研究的一些基本点

陈守义

澳门太阳集团的同志要我说说朝阳古代近代历史研究应该抓住哪些重点,这是个重任务,我对朝阳历史研究的现状并不十分了解,仅就近十几年来说,朝阳历史研究已经有了不少的增长点,所以到底哪些是目前朝阳历史文化研究的重点,真是不敢唐突,不好多说。我只能针对适合个体操作的小题目,仅就我所知道的九牛一毛,说说还有哪些地方可以作一些文章,自说自话而已。我要说的有如下几个方面:

  一是历史人物方面。中国史学的传统历来是以人系史。朝阳历史人物众多,但传记、年谱一类的著述很少。邻近的城市类似的专著早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就已齐备,出了几大卷。我们也有一本这方面的书,收录清以前的历史人物114人,少得可怜。问题主要是挖掘不够。比如唐代的孙则,契丹名叫贪没折,在修好民族关系上可谓居功至伟,得到唐太宗的接见,到现在他的墓志出土已十几年,仍然没有写进去。很多书倒是经常把一些无关紧要或者根本无关的人拉进来,其中最多的是历朝历代路过的皇帝,几乎成了通病。还有唐代李尽忠是松漠都督,应属赤峰;元代崔敬,是惠州人,应属平泉,不应列入朝阳史。

  二是历史地理方面。钱穆说过,历史学有两只脚,历史地理是其中之一。没有这只脚,就走不了路。前一段时间从微信群里,看到有几位群友讨论蒙古地名问题,感觉是抓到了地方史研究的一个关节点。朝阳上下五千年,纵横数百里,历史地理大有文章可作,也真的很有意思。

  朝阳历史地理还有一个关节点,那就是交通地理。这是朝阳的特殊区位所决定的。许多重要遗址、重大考古发现都与道路相关,由此入手也确是解决许多史学问题的捷径。前不久应邀参加某市举行的一个古代驿道的研讨会,说了说朝阳碑刻资料中的古道。感觉他们很善于抓课题。其实,辽西古道除了傍海道,主要都在朝阳。现在大家都知道朝阳是古代草原丝路的重要节点,重要在哪?还缺少具体的阐述。省里的老专家王绵厚先生提出过青沟梁是进入草原的一个重要孔道。实际上,还有很多都没提到。如果把这个问题放在当今“一带一路”的大框架中研究,那就更有现实意义了。

  三是社会史方面。这是一篇大文章,我们涉足不多。历史上的朝阳,一直处于几大俗域板块的边缘,北边是草原游牧区,东面是森林渔猎区,西南是中原农耕区,这种情形一直延续到辽金元时期都没有改变,明清之后才被隔在边外。不过,朝阳的社会形态也因此更具代表性。区域社会史是当今国际史学热点,多学科的交叉互动与多种研究范式的转换调适,造就了许多新成果,学术面貌大为改观。我们也应当重视起来。在这方面,我觉得可以尝试如下几点:

  1、人口迁徙史。目前出版的人口史或移民史,都是大处着眼,具体到一个区域的还很少。朝阳自古就是移民区,学术空间很大。比如闯关东使关内汉族民众迁入对朝阳当今社会的形成和发展具有决定性的影响,这就是个很大非常需要研究的课题;再如蒙古民族来源和发展史在朝阳也相当重要。2、社会心理史。比如有的地方一直有崇奉天主教的信俗,是近代以来形成的社会基础。我们可以做一些有资政价值的东西出来。3、社区史。朝阳地界有一些比较特殊的社区,如北票矿区,从清末到民国的社会形态就很典型,趁着一些老矿工还在,可以做一些调查研究。4、宗族史。记得邻近的某市出过一本有关辽代名臣韩知古家族的书,但那不是宗族史。要写韩氏的宗族史,还得朝阳来做,因为韩氏的根系在朝阳,韩知古可能就埋在朝阳。这类题材还有很多。5、历史事件的专题研究。朝阳历史上的大事件,几乎都是中国历史上的大事件。远的不说,比较近的像金丹道、八支箭、老头会等,都还没有详尽的梳理。

  四是文化史方面。目前国内外史学界的大趋势,仍然是朝着文化史方面转移。而文化史研究的重心,又明显地偏向民间文化或者说是通俗文化。由此我们可以获得一个视角。像三燕文化,作为“四大文化”一直在宣传,实际上还有很多潜力可挖。十六国割据,严重地摧残了中原文明,而慕容鲜卑在辽西却迅速汉化和封建化,究其原因,还是那些集中在龙城的世家大族的文化得到了保护和发展,而且很大程度上是在魏晋玄学、巫教、术数的诱导下发生的。而后燕,比较之下应是前燕的反动,因为它的主体民族几乎不是慕容鲜卑,也不是中原士族阶层,而是丁零、乌桓、高句丽等。所以到北燕,冯跋的反拔才更有意义。之后,平凉户、平燕户、平齐户归于北魏,对北魏文化施加了重大影响,使拓跋氏全面汉化。除此之外,对高句丽也应当有很大影响,毕竟龙城人是排着80里的长队去了那里,可是这方面我们知之甚少。

  还有隋唐的营州文化,虽然有人提到过,对营州的羁縻州府、机构设置等也有所探讨,但涉及文化方面的课题研究还没有展开。辽代的兴中府更是一个比较特殊的文化生态区。它与燕云十六州不是一回事,与西拉木伦河契丹旧地也不是一回事,而是夹在中间,有大量的汉族人,却又大都属于宫分户,既得中原风教,又与契丹近距离接触,这些人对提升中原文明在辽代多元文化中的地位,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我们提出的“四大文化”不包括隋唐营州文化和辽文化,所以投入比较少。其实仅就辽代碑志来说,朝阳的出土量居全省之首,材料比较丰富。要研究辽代的汉文化,以及契丹人的汉化、汉人的胡化等问题,还得说兴中府最具典型意义。唐代碑志也是这样,都集中在朝阳,其他地方没几块。朝阳不打“营州文化”的牌,真是可惜了。

  五是文学史方面。以前戴言老先生健在时写过《朝阳文学史》,涉古的部分不多,因为史料的挖掘和积累都不像今天这样丰富。现在更有条件做这件事了。朝阳出土了那么多的石刻资料,却很少有人从文学史的角度去研究。

  六是宗教史方面。地域民间信仰的历史脉络和体系建构,也是当今史学界关注的热点。朝阳在历史上是宗教的丛集之地。早一点的三燕时期算是一个高峰,辽代是一个高峰,清民时期又出现了一次高峰,情况非常复杂,还有许多问题无人关注。有研究表明,隋唐营州是粟特人的一个重要聚落。那么,粟特人信奉的祆教在朝阳是否有所分布,目前还一无所知。另外,道教出过康泰真那样的人物,到现在也没有系统的纂述。还有民间宗教这一大块,像关公信仰、泰山奶奶信仰、祖师信仰、弘阳教等都曾一度盛行,移民色彩非常浓郁,其来龙去脉也缺乏梳理。

  七是经济史方面。过去出版过一本地方经济史,涉古不多。从红山时期,朝阳地区生产方式和经济形态就表现出复杂性,后来不同的民族来来往往,历朝历代都有所变化。丝绸之路的研究,带动了区域经济史和社会史的研究,我们应当跟上。

  另外,艺术史、教育史、环境生态史,灾害史、情感史,风物史、城市史等也要有人来做。朝阳文脉悠久,史迹丰厚,是史料的富矿,可开采的还有很多,不是没写头了,而是写不过来。

 

  (作者:原朝阳广播电视台副台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