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集团2007网址

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古代朝阳>《阿干歌》感怀

《阿干歌》感怀

发布时间:2019-04-19    阅读:197

 

《阿干歌》感怀

陈玉民

    如果我能顺着时光隧道回到远古,我非常想回到三燕时期,听一听无冕之王慕容廆的吟唱。这位慕容鲜卑大都督,凭着他的勇武和豪气,歌声唱得一定是高亢、雄浑,会给人一种气吞山河的感觉。特别是他唱起那首《阿干歌》,会充满忧伤和悲怆的情感,感人肺腑,让每个听者,都会潸然泪下,悲情满怀。

    《阿干歌》是慕容廆怀念其兄长吐谷浑的抒怀之作。当年因慕容廆的马在一次洗浴时被吐谷浑的马踢伤,两兄弟因此争吵几句。吐谷浑负气率部西迁至阴山游牧,在那里势力不断扩大,并逐步控制了东起珧水,西置白兰,南抵昂城、龙涸,北达青海湖广大地区。当时已继承首领位置的慕容廆,对其兄负气出走总觉心里不安,认为自己不该对兄长说那样的重话,他追悔莫及。苦闷之际,他写下《阿干歌》,抒发自己对兄长的思念和悔恨情感。这首歌词是这样写的:

    “阿干西,我心悲,阿干欲归我不归。为我谓马何太苦?我阿干为何阿干西。阿干身苦寒,辞为大棘位白兰。我见落日不见阿干,嗟嗟!人生能有几阿干!”

    阿干在鲜卑语中是兄长的意思。这首《阿干歌》写得十分悲怆,有对兄长的惦念,有对自己的责问。慕容廆试图通过这首歌向兄长表达悔恨和挂念之意。听唱这首歌,会感受到有一种浓浓的亲情在歌中跳动。那种骨肉分离后的痛苦,那种天各一方的牵挂,那种朝思暮想的悲怀,会荡动每位聆听者的情感之弦。兄长别离大棘,西去阴山,位处白兰,那是一个怎样的荒凉之地呢,那里的寒冷和艰苦,兄长能承受得了吗?

    没有史料证明,吐谷浑是否听到这首充满深情的歌曲。假如他听到,不知会有何感想,他会为慕容廆的这片深情感动吗?他会为自己的负气西迁后悔吗?我想,倘若吐谷浑听到这首歌,他会领情的,他也会对胞弟产生同样的思念情感。由于我们对吐谷浑的了解太少,无法知道,他在西迁时的心情是何样的,西迁后面对那里的恶劣环境是否涌起过思念亲人的感伤。或许他也曾写过类似《阿干歌》这样的抒怀之作,或许对慕容廆以及大棘城的亲人思念也是肝肠寸断,或许他什么也没写只是把这份情感暗暗藏在心里。不管经受怎样的情感折磨,但他似乎没有后悔。他知道那个大棘城连同慕容家族显赫的嗣位已不属于自己,他要在阴山一带打出一片新的天地。

    应当说慕容廆对吐谷浑的思念还有超越情感的因素,当他听到吐谷浑在西部取得的辉煌战绩时,他会为失去一位能和他一同打天下的兄弟而惋惜。如果吐谷浑不西迁,慕容鲜卑的实力会强大许多,他与鲜卑宇文部和扶余国的两次战役或许不会失败。他也许不用一味地在晋廷面前韬光养晦,连朝廷封赏的大单于、昌黎公、龙骧将军这样的官衔都不敢接受。第一代燕王的桂冠本应是属于他的,何必等到儿子慕容皝时才称王呢。

    当然,慕容廆作《阿干歌》不排除还有另外一层意思,他要告知后人,要以此为戒,珍重骨肉亲情,摒弃兄弟之间的相互猜疑争斗,减少内耗,增进家族内部的团结。这是慕容廆从一代一代纷争中获得的一种醒悟,他要用自己的亲情体验,去呼唤慕容的后人,重视家族情感的维系,不要再上演有违亲情的悲剧。

    令人遗憾的是,枉费了慕容廆的良苦用心。这首歌尽管传唱得很广泛,但并没有真正打动慕容鲜卑子孙们的情感,没能阻止兄弟之间的王位之争。那种带有血腥的争夺,在后来的王位传承之中,屡有发生。《阿干歌》在民间或许成为一段美谈,歌声中曾修补过很多破碎的亲情。但在宫廷中却显得是那样微弱,苍白无情。慕容廆如若地下有知,他在为慕容鲜卑这个民族骄傲的同时,也会心生悲哀的。

    《阿干歌》这部饱含深情之歌,唱出了慕容廆内心的无限悔恨,也唱出了慕容鲜卑家族的心声。这首歌从大棘城唱到龙城,从龙城又唱到蓟城、邺城,成为大燕宫廷具有慕容鲜卑民族风情的“鼓吹大曲”。它与宫迁雅乐《燕颂》、《慕容垂》、《慕容自鲁企由谷》、《慕容可汗》、《隔谷》等一同载入慕容鲜卑的音乐历史,并成为其中最真挚、最感人、最动听的一首歌曲。

    一首歌或许无力维系权力诱惑下的亲情,但它却能作为一种美德改善人们的心灵。一种用善良情感谱写的歌曲虽然能激荡肺腑,但它不能泯灭人性中对利禄的追逐。《阿干歌》的影响是有限的,但它对亲情、对人性的感召力是永恒的。

 

                                 (作者:原朝阳市委副秘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