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集团2007网址

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朝阳记事>朝阳地方戏曲发展历程回顾

朝阳地方戏曲发展历程回顾

发布时间:2019-01-30    阅读:314

 

朝阳地方戏曲发展历程回顾

葛珍林

     追溯朝阳地方戏曲,在民间广为流传已有100余年。起初,朝阳地方戏曲的雏形当以民歌小调为主,由于受河北梆子、京剧、皮影、蹦蹦戏以及大批闯关东流动的移民带来的山南海北各个地方的民族民间山歌小调传唱掺揉,最后形成了具有朝阳地方特色的民间戏曲。

  朝阳地处辽宁西部,南邻渤海,北接内蒙古,西连河北省,历史上属少数民族集聚的边塞区域,由于受到多边民俗文化的沁润交融,从而使地方戏曲引进和传播较早。据史料记载:光绪22年(1896年)朝阳县梅勒营子殷户金堂顺应民意,邀草台班聚集而成立“金堂班”;(1912年)大平房原家洼的“原家班”;1915年的“六和戏班”,1916年的“石宝山戏班”,1921年羊山街的“景山戏班”,1938年的“齐魁武戏班”,1947年的“朝阳演剧团”,1949年的“朝阳人民剧社”,1953年成立的热河省“朝阳评剧团”,这些相继出现的大小戏班和剧团坚持演出活动到1968年。其间,剧团人员虽然几经分流与合并,但演出与省内同级剧团相比仍为上乘水平。

    在朝阳戏曲舞台上,曾出现过许多红极一时的令广大观众奉为名角的演员。在评剧未登上朝阳戏曲舞台之前,朝阳各个戏班儿演出的多为“梆子腔儿”、“皮黄腔儿”抑或“杂腔儿”。后来人们习惯管它叫“两合水儿、三合水儿”或称“三大块”。所谓两合水即“梆子、京剧”演员表演混和在一起唱,三合水即“京剧、梆子、蹦蹦儿(评剧)”各种腔调并用。台上伴奏乐器也是京胡、板胡、大笛子穿插进行。当时,演出的剧目也大多为关里关外流行的古装折子戏、帽儿戏、大戏、本儿戏,如《赶韩信》、《探地穴》、《扫松》、《古城会》、《探阴山》、《大登殿》、《火烧百花台》等传统戏,久演不衰。早期,较为有影响的生角有:“盖七省、艾月楼、丁老蔫儿、赵半台、盖天红、十二红、盖山西、解书轩、石宝山、齐大丑子、小德虎儿、陈凤儒、赵奎英、远广寿等,旦角有:海棠花、袁凤兰、王顺红、小莲花、远淑艳、窦宝霞、筱金霞等。

    在漫长的地方戏曲舞台上,传承时间最长的还属朝阳评剧,她在历代戏曲艺人的传承演绎下,仍保留在民间并广为流传。被专业剧团称之为“跑梁子戏”的民间“大口落子”传承百年,仍然久唱不衰。“跑梁子戏”实则就是演员与演奏员在舞台上的一种默契配合的地方腔韵。伴奏乐队也称(随手)要紧跟台上演员走,表演者咋唱随手咋拉,且不受曲谱和舞台调度专业程式动作的制约,任意在角色的空间和戏剧情境里驰骋。民间艺人们的口传心授,大多不会接受改良的剧本和固定的唱腔曲谱约束,演员在舞台上可以尽情展示和发挥,尤其在唱腔方面,演员排演好的一出新剧目往往会一遍唱的一个样,多喒在演出中唱顺唱熟为止。往往演员自己唱自己喜欢的腔调,在传统保留下来的唱腔风格基础上,也会不断掺进其它剧种的元素,这就是某一地方戏曲特色的体现。民间艺人的创作是与时俱进的且大多是符合民意的,尽管他们不是专业的,可观众还是认可他们的随意展示。好的演员可以在剧情大框架的允许下,施展全身的解数,达到酣畅淋漓的效果,直到使台下观众满意为止。这种“跑梁子戏”的演法在专业剧团中是不可以存在和接受的。“跑梁子戏”是民间闲散艺人们每年正二月办“会”和娱乐的牙祭,其表演风格与东北二人转艺人在舞台上的说唱扮舞绝有异曲同工之妙。

    以朝阳县为例,到1978年,率先在县文工团的基础上成立了“朝阳县评剧团”。剧团设人员编制65人,并将文化大革命下放到工厂车间的部分演职员分别召回,让他们重返阔别了十几年的戏曲舞台。一时间,朝阳市各县也都相继成立了评剧团,城乡的文艺舞台呈现出了百花争艳姹紫嫣红的繁荣景象。1980年,朝阳县评剧团采取以团带班的形式,招收了第一届学员20人,之后相继又招收了两届共培养了61名戏曲人才。

    1990年,仅朝阳县恢复和发展农村业余剧团就有89个,共举办县级文艺汇演15次;参加演出人员达5467人次。其中,长在营子乡哈拉贵业余评剧团自成立至今已经坚持活动了六十多年,被辽宁省文化厅授予“优秀民间剧团”称号。2018年春节前,中央电视台戏曲频道还专门介绍了该剧团的发展过程,播放了该剧团的部分演出实况。

    朝阳评剧在广大农村深受观众喜爱。1980年,朝阳县评剧新排的每一个剧目几乎都在朝阳剧场演出,而且场场爆满,有的剧目甚至达到一票难求的程度。当时,在剧场演出的也大都是优秀的评剧代表剧目如:《夺印》、《小女婿》、《杨三姐告状》、《闺女大了》、《结婚前后》、《甜蜜的事业》、《梁山伯与祝英台》等。起初,剧团送戏下乡采用大布围子售票演出。那时候,由于农村文化生活的贫乏,出来看戏的男女老少真是人山人海。两毛钱一张票每场竟可卖到一千多元,尽管这样,拥挤在围子外面看戏的人还仍然很多很多。1986年,现代戏《杏花飘香》进中南海怀仁堂演出,受到中央领导李德生的接见,赞誉剧团是“山沟里飞出的金凤凰”。

    从上世纪的八十年代到现在,朝阳评剧舞台造就的人才更是后浪推前浪,青出于蓝胜于蓝。先后出现过许多优秀男女演员,他们把自己的青春乃至毕生的精力都献给了戏曲舞台。如今,一茬接一茬的舞台新秀正在崛起。评剧剧目也由过去的几十出增加到二百余出。如今,各种新型的时尚艺术以及其它的娱乐方式,把传统戏曲排挤到了相对边缘的地位,造成了传统与时尚的分离。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粹和中华民族的共同文化记忆的戏曲,对其进行创新的目的在于更好地继承与发展。博大精深的中华戏曲艺术,历经几百年的打磨和雕琢,形成了具有民族特色的舞台艺术风格和特点。符合华夏各民族的审美情趣,代表着不同民族不同地域不同语言不同风俗习惯的文化需求。同时,也承载着祖国优秀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和创新。

    但是,随着机构改革的不断深入,到1990年前后,朝阳各市县区所属的评剧团基本都解体了,在县政府大力支持下得以保存下来的朝阳县评剧团,又维持了十余年,终因收支不能平衡,在进一步深入文化体制改革的情况下,于 2013 年解体,部分骨干人员并入朝阳县艺术推广中心。从此,体制内评剧团销声匿迹。

    但是,业余评剧团却在近年来呈现出良性发展的好势头,不过,因为人员流失大,演员水平参差不齐,不论是整体水平还是个体水平,都在呈下降趋势,这是一个非常值得政府重视的问题,希望能够采取一定的扶持措施,让具有本地特色的这种文艺形式能够长久地保持和发扬下去。

                       (作者:朝阳县文化局退休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