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集团2007网址

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文史论坛>红山文化及其意义的再认识

红山文化及其意义的再认识

发布时间:2018-09-12    阅读:425

 

红山文化及其意义的再认识

雷广臻

 

对红山文化的再研究再认识,一个重要课题是对其研究结论的再研究再认识,另一个重要课题是红山文化与其他同时期的考古学文化的关联,延伸的重要课题是红山文化与中国上古文献及其重要记载的关系,主要是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本文主要在这三个方面进行了再研究再认识,主题是对红山文化及其意义的再认识。

    一、对红山文化的再研究再认识

    红山文化研究已经有相当的进步,但按照申报世界遗产的要求还需要不断有新的客观的认知,以逼近红山文化的真实。

红山文化的分布地域广阔。红山文化的分布地域初步统计约20万平方公里,大的范围位于大兴安岭南端与燕山北麓之间,西到滦河,东界辽河,南至渤海,北达西拉沐伦河及其支流。在这样广阔的区域中,地形复杂多样,地貌复杂多变,土壤肥瘦各异,小气候及植物群落异彩纷呈,处于多样化的空间。

    牛河梁红山文化的生业方式是因地制宜的。红山文化先人的一大优点是能够适应所处环境解决生存所需的物质材料;充分尊重环境,充分利用环境所提供的一切生存和发展便利。多种经济都有展开和发展,采集、渔猎、养殖、原始农业不仅提供了生活的所需,而且为红山文化的持续发展奠定了坚实的经济基础。

    牛河梁红山文化的生存方式又是因时制宜的。红山文化先人不仅适应所处环境解决生存所需的物质材料,而且适应所处环境的变化解决生存所需的物质材料。红山文化先人掌握了因变而变这一生存与发展的主要法则。红山文化区是“第一只鸟飞起”、“第一朵花绽放”的地方,接下来要问,是环境好的时候生成新物种,还是在环境恶化的时候生成新物种?有些人的回答是环境好的时候生成新物种。实际不是这样,只有在环境变化,破坏传统安定环境的情况下才能有更多的物种更新和变化。鸟的前身只是地上行走的恐龙,之所以它逐渐地从地上飞起来了,为了扩充食物来源,地上的食物紧缺了,到空中去捕捉飞行物;花(被子植物)为什么绽放?裸子植物不适应变化了的环境了,被子植物能更好地保护好自己的种子,所以繁盛了。文化的发展也是这样,生存的困境逼迫人们变革创新,文化就发展了。兴隆洼文化、赵宝沟文化、红山文化、小河沿文化(后红山文化)等等都是在环境恶化的时候产生的。为了适应变化了的环境,形成了时间延续、类型(文化内涵)不同的系列文化。这些文化都是适应了当时变化了的环境而产生的新文化。

    在广阔区域内的红山文化其整体面貌由若干重要的遗址呈现出来。重要的遗址有赤峰市北部的那斯台遗址,赤峰市郊的红山后遗址和魏家窝铺遗址,赤峰市南部的草帽山遗址,阜新市的胡头沟遗址,朝阳市郊的小东山遗址和半拉山遗址,朝阳市西部的东山嘴遗址和牛河梁遗址,朝阳市西南部的田家沟遗址,承德市北部的下伙房遗址。上述遗址有早期和晚期之分,同期的遗址在5000年前具有惊人的一致性。红山文化的考古进展证明,红山文化各个遗存分布在东西大约500公里、南北大约500公里的范围内,其出土文物及器物具有惊人的一致性:出土了大体相同的陶器、石器和玉器,发现了大体一致的房屋、积石冢、祭坛等等。

    在中国同时期的诸多考古学文化中,红山文化的成就最高。红山文化的高度和成就,以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为典型代表。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有积石冢,积石冢里有陶器、玉器、人的骨架等,而且冢的建筑形制多样,对后世影响深远。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有庙宇,女神像放置在庙宇里。在红山文化考古遗址中发现了许多神像,不仅红山文化有,别的考古文化也有出土神像的情况。原始文化遗址发现的神像都放在什么地方?有的放在坛上,有的放在冢上,有的放在房屋里,只有牛河梁的女神像是放在庙宇里的。这就是说,牛河梁的神庙和女神像的等级是最高的。庙宇分成了几个单元。牛河梁的庙宇建筑是半地穴式的,用木柱支起来,由秸秆捆绑,外面糊泥。而且外层墙面是防雨的,即有了仿陶瓷的装饰。女神像不仅是放在庙宇里面的,而且里面有熊、鹰塑像相伴,还有陶祭器。庙宇里的神像与祭坛上的神像、房屋里的神像相比,庙宇里的神像等级当然是最高的。我们突出了神像放在哪里这个问题,只有牛河梁的神像是放在庙宇里的,是在讲牛河梁红山文化的女神是最高等级的。这是世界罕见的。

冢、庙、坛是正确的顺序。牛河梁红山文化有庙宇,有坛和冢。为什么我说的顺序是冢、庙、坛?而不是坛、庙、冢?我们是按事件的发生顺序来说的:冢→庙→坛,即先有冢,而后建庙,之后建了坛。坛建筑在高等级积石冢上面,呈现在表面。当时人们直观可见的是坛。坛有圆坛、方坛之分。砌筑得非常规整。在坛的外围,石墙里边放了陶筒形器。陶筒形器是非实用性的器皿,是祭祀用的。陶筒形器作为祭祀用品,其等级是最高的,超过了玉器和陶器的等级。在上古历史文献中记载过用陶器做“囗”(读wéi)的现象,红山文化遗址中发现了用陶筒形器做“囗”,这就和社稷有一定的关联了。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还发现了重要的铜器(在第二地点发现了铜环),虽然在上层积石冢层位且目前仅发现一件,但是说明至少在5000年前的红山文化时期,人们已经使用了铜器。

    有些人对此有疑问,我曾就此事询问了郭大顺先生,郭先生说确实是红山文化墓葬出土的文物,属于红山文化无疑。在距今5000年的时间点上,在中国有铜器的遗址仅有两处,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是其一。红山文化已经使用铜器,这一点一定要鲜明地突出和强调。

    为什么强调要按事件发生的顺序说冢、庙、坛?说坛、庙、冢,或说冢、庙、坛,这不是几个名词先说后说的问题,而是颠倒了说表达不出真实的内容。第一,牛河梁红山文化先有冢,在建冢之后的一定阶段建了庙,建庙事件发生在建冢之后相当长的时间,这说明祖神崇拜发生在直接的祖先崇拜之后,即先有直接的祖先崇拜,后有祖神崇拜,祖神崇拜是对直接的祖先崇拜的提升,按事件发生先后来说,才能把这个过程说明白;第二,建立神庙之后,红山人并没有停留在这个阶段,而是向前跨进了一步,超越了冢和庙的思维,即超越了直接的祖先崇拜、祖神崇拜,进入了筑坛的社稷崇拜阶段;第三,牛河梁红山文化的最高成就是坛,坛是红山文化的最后的也是最高的表现形式,而陶筒形器是筑坛所用的最高等级的祭祀用品。按冢→庙→坛理解红山文化才能更准确的把握红山文化的成就和内涵。

    红山文化时期的生产力发展状况,以及当时的祭祀活动和祭祀遗址,都能反映出红山人的人际关系在我国同时期考古文化中是最先进的。牛河梁有单人墓,也有成年男女合葬墓(田家沟)。成年男女能合葬在一个墓,至少反映了当时存在着固定的对偶婚关系,甚至有固定的通婚关系。虽不能断定当时一夫一妻制已经形成,但至少说明那时比较固定长久的两性生活关系已经存在。这说明红山文化在同时期诸多的考古文化中是领先的。红山文化时期的经济、人际关系、上层建筑、精神观念、工艺以及玉器制造等方面都是先进的。

    红山文化是新石器时代同时期文明发展形态最完美的一个考古学文化。红山文化是在当时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成就最高的考古学文化。与红山文化并称史前玉文化中心的是江苏杭州的良渚文化。良渚遗址最早5300年前,最晚4300年前。良渚文化研究的方向是将原来的国家文明从4000年前的夏朝提前到5300-4300年前。红山文化是距今65005000年的文化,年代上限比良渚文化早1200年,年代下限比良渚文化早700年。距今5000年以后良渚文化发展得很快,也可以说距今5000年以后良渚文化的成就高于红山文化。良渚文化已经很进步,已经有城,有水利工程,有防御式系统了,但是界定在距今53005000年这一时段,红山文化的文明成就仍然是最高的,或者说中华那一时段的文明成就仍然要由红山文化来代表。

    关于红山文化研究的一种局限。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是同时代考古文化中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成就最高的考古学遗址,但现在的研究成果是有局限的。局限之一表现在研究中一般认为红山文化有大型祭祀遗址,但是没有大型聚落遗址。应当明确,红山文化时期的人们分散住在很多地方,这由当时的生产力水平特别是由当时的土地承载能力决定。一个地方土地能承载多少人就住多少人,不会超过土地承载能力有超多的人住在同一个地方。红山文化时期,现今赤峰市敖汉旗和翁牛特旗等地方人类居住址非常多,人类居住点分布的面积非常大,现今的朝阳地区当时也发现了红山文化时期的居住遗址。当时那里不可能一个地方有很多很多人,很难有个“城”一下子住下很多人。在红山文化这20万平方公里的范围内人们星罗棋布地分散生活、居住。总之,当时单位土地上生产的物质资料所具有的人口承载能力局限了城市的出现,但并不能说明那时那里还没达到文明萌芽或产生的程度。

    红山文化时期,人们星罗棋布的分散居住,是怎样形成一致性的呢?怎样统一思想和行动呢?是通过频繁的交流和互动实现的。红山文化时期人们的交流互动已经是常态,其中玉聘是一种形式。近20万平方公里内的红山文化区,只要是同时期的,陶器、石器、玉器、积石冢、祭坛都是一致的,这种一致性,要由频繁的交流、互动来实现。

    二、后红山文化的故事更多

    红山文化对距今5000年之后的中华文化影响巨大。

    红山文化直接由小河沿文化继承。小河沿文化从距今5000年起。小河沿文化考古遗址发现了复合工具,骨柄石刃刀。此类骨柄石刃刀在红山文化时期及之前已经被发明,小河沿文化把它完善且在更大范围使用。有人说红山文化后来消失了,这么说不对,它由小河沿文化继承下来了。而且继承者的文明程度更高。骨柄石刃刀这种复合工具的完善和推广是人类生产力水平的一个飞跃。简单地说,就是原来人做工,手直接拿石斧,做工的力度小,范围有限,小河沿时期为工具装上一个柄(把),做工的力度加大、范围扩大。柄是个杠杆,臂、手之力通过杠杆传递到石刃,加大了力。发明复合工具需要有长期积累的经验和较发达的智力,复合工具发明之后使生产力水平大大的提高。小河沿文化把复合工具推广至渤海边,不仅扩大了原来红山文化的范围,而且光大了红山文化的影响。

    红山文化及后红山文化与以前的文化相比,已经向南大大扩展了。小河沿文化(后红山文化)通过河北影响到河南北部,通过辽东半岛影响到山东半岛,其中八角星纹在小河沿文化和山东的大汶口文化的文物上出现了,甚至在安徽的凌家滩文化发现了。                

 

   

    渤海南北的文化产生了密切的联系。这个现象说明以渤海为中心形成了一个文化圈,出现了一个更大范围的文化融合现象——环渤海区域的文化融合现象。这个融合现象包括北方的小河沿文化、山东的大汶口文化、黄河上游的仰韶文化。

    从文化上看,当时的中华由南北文化的交流形成了两个弧:一个弧在渤海北岸,从大连到辽西文化圈;一个弧在渤海南岸,从山东到河南、山西(龙山文化为主体)。南北两个弧连接有两个通道:一个以庙岛群岛为通道,为东北地区和山东及其南部地区的文化交流通道;另一个以滦河和海河两个流域为中介,为北方文化和南方文化的交流通道。到距今5000年的时候,北方文化大融合,南方文化大融合,南北文化大融合,这个大融合正好与一个重要的历史记载相吻合,就是黄帝文化、炎帝文化、蚩尤文化的交流和纷争,最后汇聚到河北的南部,即涿鹿地区。历史典籍明确记载了以黄帝为核心的文化融合现象。黄帝文化实现了中华的第一次大融合。考古实践和考古文化证明了这个大融合。从考古文化看,距今5000年之后,几种考古文化汇聚,山东一带是大汶口文化、龙山文化成为一系,北方的红山文化、小河沿文化成为一系,渤海西边仰韶文化为一系。这三种文化在渤海的西北部冲突、融合、汇聚。这是考古学上的事实。上述考古学的事实与历史记载中黄帝、炎帝、蚩尤三种文化汇聚是对应的。

    历史的记载是完全正确的。红山文化等考古学文化研究成果告诉我们历史的记载是完全正确的。原来我们研究红山文化,较少注意后红山文化。后红山文化告诉我们,环渤海区域的文化汇聚在5000年时点,以及5000年之后,已经非常充分。我们讲的红山文化、小河沿文化(或者叫后红山文化),是辽海文化的源头,而且这个“辽”一定和渤海、黄海相关的。到5000年时点,文化的汇聚很充分,汇聚的结果产生了黄帝文化的第一次大融合。

    黄帝文化与红山文化、龙山文化、仰韶文化、良渚文化等有关联。黄帝文化与红山文化、龙山文化、仰韶文化、良渚文化等密切相关,但是黄帝文化与黄帝是两个概念。你如果说是黄帝,具体的人,你就不好证明。说到黄帝在哪里,如果有人问你看见了?不好证明,这就不好办。如果说黄帝文化,就好办了。黄帝文化有他自己的一套东西,我们说的红山文化等又有自己的一套东西,红山文化等当中的东西和黄帝文化的内在的东西,正好有一致的地方,或者有相关的地方,那么就可以说黄帝文化与红山文化等有关联。请注意,我们讲的是文化。

    三、考古学文化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各种重要的考古学文化,都以各种形式进入了中国的传统文化。兴隆洼文化、赵宝沟文化、红山文化、龙山文化、仰韶文化、良渚文化等等,进入没进入中国的传统文化?我的回答是各种重要的考古学文化,都以各种形式进入了中国的传统文化。

中国的传统文化在周公、孔子之前是一种状态:那时的人们仅关心当下,很少关心以前的事情,或者很少记述以前的事情,或者很少对以前的事情进行阐述。甲骨文记录的主要是当下的事情、当代的事情。

    中国的文化在周公、孔子之后则是另一种状态:开始对以前的事情进行追溯和总结。尤其是孔子进行了完备的总结。周公、孔子的总结从具体事物出发但又超越了具体事物。他们说的是形而上的东西。可以推断,到了周公、孔子的时代,不仅记述当时发生的事情,而且对以前的事情进行追溯、进行评述、进行系统的总结。追溯、评述、总结的时候,超越了器物的层面,一个一个的具体事情抽象掉了,概括出理性的东西写进书里,于是经书产生了,其中包括了对以前各种口耳传述的过往事迹的记载。从意识形态层面看,各种重要的考古学文化,都以传统理性的形式进入了中国的传统文化。

    怎样从传统文献中寻找红山文化等考古学文化的痕迹?中国传统文化有自己的框架,有自己的概念或范畴,有自己的思想体系、理论体系。一是提倡要用中国的文献去研究中国的考古学文化。红山文化等一定进入了中国的传统文化,这是没有疑问的。但是它并不是原原本本进入的。她经过后人的整理,以改变的形式进入了中国的传统文化。也就是说由后人口耳传述、形成了记忆,又经过整理之后,进入了中国的传统文化。二是一定要用中国传统文化的思维与视角研究中国的考古学文化。比如,龙是怎样形成的?《山海经》讲人兽组合、异物组合,早就告诉我们了,龙是组合思维的产物。 鲁迅先生讲《山海经》是一部巫书。范文澜先生一直认为《山海经》记述了以前社会的情况。上古的文化进入了《山海经》,上古的文化还进入了《易经》。《易经》在周代叫《周易》,成熟了,之前的《易经》夏代叫《连山经》,商代叫《归藏》。《连山经》与红山文化相关了,记载了日出之山和日落之山多少座,这就是地平历、山头历,红山文化时期的“历法”。《易经》记载了当代和以前的很多自然和社会现象。当然,到了《易经》的时候,龙虎出现了,“风从龙、云从虎”嘛。《易经》一定是涵盖了它之前的很多自然和社会现象,涵盖了存在在人们记忆当中的或者口耳相传下来的东西。远古的记忆传下来了,各种文化传下来了,当然,《易经》是百经之首。

    红山文化等考古学文化以理性的形式进入中国的传统文化,周公、孔子等功劳巨大。周公、孔子善于把具体的事物系统化地上升为理性,反映了社会的进步、社会的发展,当然各种文化,包括口耳传述的文化,也会以理性的形式进入了中国的传统文化。上古文化以理性的形式进入中国的传统文化,周公、孔子等功劳巨大。

    我们要善于从周公、孔子等总结的传统文化中去寻找上古的文化的遗迹。

     

(作者:朝阳师专原党委书记,二级教授,

辽宁省红山文化研究基地首席专家)